你好,欢迎来到世铝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世铝网  >  铝业资讯  >  铝行业  >  正文

印尼连出禁令,对中国影响多大

2022-05-31 11:33:44 来源: 环球时报

  编者的话:镍矿、铝土矿、煤矿、棕榈油、锡矿、铜矿……印度尼西亚政府的能源矿产“禁止出口”名单正变得越来越长。在全球能源市场,印尼是重要的能源出口大国,“禁止出口”名单引起对印尼资源依赖度较高国家的不安情绪。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30日报道称,印度尼西亚贸易部高级官员菲利周一说,一些棕榈油公司已提交出口准证申请,他最快可以在当天签发一些棕榈油出口准证。此前,印尼棕榈油出口禁令只实施3周,而今年年初印尼颁发的煤炭出口禁令,维持的时间也不到一个月。多名分析人士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印尼频繁颁布出口禁令对中国短期影响有限,但鉴于目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涨和印尼国内经济社会形势稳定需要,印尼出口政策未来存在不确定性,在当地投资的中企也要做好长远计划。

  “让子弹飞一会儿”

  据《环球时报》记者梳理,除了今年1月份短期实行的煤炭出口禁令,5月18日,印尼投资部长兼投资统筹机构主任巴希尔·拉哈达利亚还公布,印尼今年将禁止铝土矿和锡出口,以支持矿业的下游化建设。早在2021年11月份,印尼总统佐科就曾表示,印尼政府2022年将不再允许铝土矿出口,2023年禁止出口铜矿石。在佐科公布的时间表中,2024年印尼还将全面禁止锡原矿的出口。此番巴希尔的说法则意味着印尼锡原矿出口禁令的执行时间将提前近两年。而在此之前,印尼已于2020年开始禁止镍原矿的出口。

  印尼作为世界上矿产种类最齐全的国家之一,接二连三地出台矿产出口禁令,这也引发市场担忧。中国是印尼第一大贸易伙伴,来自中国海关的数据则显示,目前,印尼为我国主要的锡、镍、铝资源以及进口煤的来源国。其中,今年4月份中国进口印尼煤1595.1万吨,约占总进口量的67.76%,印尼仍是我国最大的进口煤炭来源国。此外,印尼还是我国铝土矿进口第三大国,4月份,我国铝土矿(铝矿砂及其精矿)进口量约为1113.11万吨,其中进口印尼铝土矿约为214.19万吨,占所有进口量约19.2%。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对印尼出口政策的频繁调整反应平静。熟悉印尼当地情况的分析人士也表示,印尼出口禁令一般多涉及国内利益集团纷争,一个禁令推出,不要太惊慌,“让子弹飞一会儿”。

  北京安泰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资深分析师霍云波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印尼早在2014年就曾颁布过铝土矿出口禁令,后于2017年取消,2014年的出口禁令当时对中国影响较大,因为彼时印尼是中国最大的铝土矿进口来源国。但从那之后,中国就逐步转向几内亚开采铝土矿,现如今从几内亚进口的铝土矿约占我国铝土矿进口量的一半左右。因此,即便印尼完全禁止铝土矿出口,中企在几内亚开发的铝土矿产能也完全能够弥补这一缺口。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专家也认为印尼的铝土矿出口禁令对中国的影响甚微,该专家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2021年的海关数据显示,中国进口铝土矿中有51%来自几内亚,且中资企业在几内亚的铝土矿在建和拟建产能很大,若几内亚铝产能全部释放,甚至有可能引发全球铝土矿供应过剩,并导致价格大幅下跌。

  印尼变了

  虽然印尼的矿物出口禁令处于摇摆状态,但业内人士认为,长远来看,印尼执行矿物出口禁令的做法是大势所趋。

  《环球时报》驻印尼记者将印尼的出口禁令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借禁促转升级”,另一类则是“借禁保需抑价”。其中前者主要针对的是金属类矿产资源,旨在通过禁止原矿出口实现经济转型升级,获取自然资源的更高附加值,这不仅是印尼也是绝大多数资源出口型国家矿产资源出口政策变化的大趋势;后者主要指的是煤炭等能源型矿产和棕榈油这类农业出口型矿产资源,原因在于国际价格与国内价格出现倒挂,导致国内供应不足和价格上涨,于是政府采取“一刀切”措施。

  熟悉印尼当地情况的分析人士表示,在佐科担任总统之前,印尼长期以来都是全球上游原料的重要供应基地,极少进行矿资源的深加工。这种出口模式在短期内为印尼创造大量外汇,但同时也让印尼陷入“资源诅咒”,仅仅依靠出口原矿产品,获利的就只有矿主、运输商和印尼部分官员,绝大多数当地居民并没有在原矿出口中获益。为了从“资源诅咒”中摆脱出来,印尼政府不断推出限制金属矿物出口的政策,代之以鼓励矿产冶炼和下游产业的发展。

  “特别是在佐科担任印尼总统之后,为了吸引外国投资,促进经济转型,印尼加快禁止矿产资源出口的进程——外国想要获得印尼的矿产,需要先到印尼进行投资,发展当地的矿产冶炼和下游产业,在印尼生产出金属成品或半成品之后,印尼政府才允许出口。”该分析人士称。

  外媒此前报道称,2021年最后一天,印尼能源与矿产资源部突然发布声明,从2022年1月份起禁止印尼煤炭出口。印尼国内声音认为,在全球煤炭价格高企的2021年,煤炭生产商不愿意履行将25%的煤炭产能以70美元/吨的价格供应国内市场义务,结果造成国内电厂煤炭库存见底。

  华电巴厘通用能源公司董事陈孝礼此前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据他了解,印尼国内很多煤炭发电厂确实存在库存都告急的情况,部分发电厂甚至只有少于10日的发电储备量。

  而此番颁布棕榈油禁令的情况也差不多,4月份印尼国内出现食用油短缺和价格暴涨现象,导致国内民众不满情绪高涨,印尼政府随即禁止棕榈油出口,优先确保国内需求和价格稳定。

  中企如何应对

  在越发严格的印尼出口禁令之下,依赖印尼矿产资源的中资企业又该如何调整投资模式,实现转型发展?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印尼2020年开始停止镍矿出口,在此前后,印尼政府吸引到大量外资到印尼开展镍资源开发投资。其中早年来到印尼的中国青山集团和德龙集团,将中国先进技术和资金都带到印尼,帮助当地的镍铁和不锈钢产业从无到有建立起来,也将印尼建设成世界主要不锈钢出口国之一。

  而上述不愿具名的行业专家则以青山集团为例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称,青山集团在印尼搭建的,是从镍矿原料到中间品再到不锈钢成品的全产业链。该专家表示,印尼镍矿多分布在苏拉威西岛,岛上工业基础薄弱,青山集团在当地修桥铺路建发电厂,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建起青山工业园。而2014年,印尼出台法律禁止镍原矿出口后,为了获取镍矿,多家中国企业转向印尼开展投资。此时,已经在印尼建好港口马路和厂房等基础设施的青山集团,自然就带动中资企业在印尼实现集群发展。

  “很难说印尼这种有色金属出口禁令政策会对中资企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不利影响。”该行业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资企业在印尼投资兴建矿物冶炼以及下游产业是我国“国际产能合作”理念的体现。中企可以结合境外矿产资源开发,延伸下游产业链,利用当地低廉的人力成本开展有色金属冶炼和深加工,带动成套设备出口。既为国内有色金属过剩产能找到出路,又为国内“双碳”目标的实现做出贡献。

(责任编辑: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