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世铝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世铝网  >  铝业资讯  >  铝行业  >  正文

有色金属价格集体下行 沪铝跌破2万元关口

2022-05-10 08:39:12 来源: 证券时报

  全球“能源荒”背景下,有色商品价格跟随大宗市场一度出现集中上涨,多种基本金属价格冲抵历史高点。然而伴随海外供应逐步恢复,叠加国内疫情防控背景下需求减弱,以铝金属为代表的基本金属价格纷纷回落。

  近期有色商品价格集中下行,但相关冶炼生产企业仍维持盈利水平。分析人士认为,随着5月中下旬需求步入淡季,有色市场将难现回涨局面。

  沪铝跌破2万元关口

  在5月8日收于20010元/吨后,5月9日,国内期货市场上沪铝主力合约2206跌破20000元/吨大关,盘中低跌至19575元/吨,当日收于19775元/吨。

  近3个交易日来,该主力合约累计跌幅超过7%,而自3月7日高24240元/吨的价格,已回落近20%。

  现货价格与期货同频震动。据阿拉丁(ALD)数据,4月初至今国内现货铝价每吨下跌2400多元,跌幅超过10%。

  “当前国内外对有色金属的利空因素已不断增多。此前铜、铝、锌价格大涨,主要是因欧洲能源供应紧张等因素,造成海外有色冶炼厂关闭产能所致。但今年1月份开始,很多海外冶炼厂已经陆续重启,海外天然气价格比去年高点出现明显回落,因此供应增加预期显现。”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小勇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指出,今年4月底至5月初开始,国内疫情因素对有色市场的影响更为明显。4月份,受部分地区疫情管控下物流不畅影响,国内包括铝、铜、锌在内的有色金属冶炼厂库存均有增多。加之5月份后有色市场逐步临近传统淡季,市场对后期需求转淡预期提升,进一步加大了价格回落幅度。

  “近期铝价主要交易逻辑从能源危机提高用能成本,转换为疫情抑制下游需求,同时随着云南地区用电指标宽松,区域内电解铝企业在加速复产,国内电解铝运行产能反弹。”国信证券(9.180, 0.00, 0.00%)经济研究所金属行业首席分析师刘孟峦分析,今年以来,“能耗双控”和限电对高能耗行业生产的影响减弱,为稳增长,多地鼓励电解铝企业投产和复产。

  根据百川资讯的统计,年初以来,国内电解铝已复产224.5万吨;已投产112万吨,预计年内还可投产155万吨。截至4月底,国内电解铝运行产能4075万吨,运行产能比去年同期高3.1%。

  同时,虽然春节后国内铝锭累库数量属于历年同期偏低水平,但3月以来华东疫情影响物流和下游需求,铝锭没有在“金三银四”去库存。4月下旬以来,随着部分复工复产推进以及物流管控放松,铝锭再次去库存,截至4月28日,国内铝锭库存98.7万吨,去年同期是111.5万吨。

  铝价回落的同时,受煤炭价格上涨导致自发电成本升高,预焙阳极采购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电解铝成本继续上涨。

  百川资讯数据显示,5月初,国内预焙阳极市场月度主流价格再次走高,一度创造历史高位记录。近3个月来,预焙阳极价格每月上涨700-800元不等,至5月初已普遍达到7300元/吨上下。尽管发改委对煤炭市场加强督导,动力煤价格在下旬有所调整,但是4月部分自发电铝厂到厂煤炭仍较3月每大卡高出约2分钱,在每大卡0.21元附近。

  阿拉丁(ALD)成本模型测算结果显示,以5月6日即时原材料价格测算,全国电解铝全行业加权平均成本为18342元/吨,与阿拉丁(ALD)华东电解铝价格指数20280元/吨相比,吨铝理论利润1938元,与3月利润高点相比收缩约4000元/吨。

  程小勇也表示,虽然电解铝价格下滑明显,但上游氧化铝价格波动幅度相对偏小,一直稳定在3000元/吨左右。电解铝行业盈利已较此前单吨六七千元的高位大幅回调,不过仍存不错盈利空间。

  多种基本金属价格下行

  进入4月份以来,基本金属整体价格走势上行乏力,4月下旬开始下跌。

  截至5月9日,沪铜主力合约价格较4月下旬75150元/吨的高点下跌约5%,沪锌主力合约也下行近10%,而沪镍主力合约较3月下旬高点,已下跌近23%,沪锡较3月下旬高点也下跌近12%。

  “不过当前有色商品价格依然处于相对高位,企业盈利水平尚可。”程小勇表示,虽然4月疫情和部分冶炼厂检修导致精铜产量可能小幅回落,但铜精矿现货加工费TC继续走高,冶炼厂依旧维持较大生产动力。当前,进口25%铜精矿加工费报价在83-88美元/吨,而此前多在40美元/吨的水平。这说明矿端正在向冶炼端转移利润,供应已较前期明显改善。

  他认为,未来一段时间,主导铜价走势的逻辑可能由2020年4月至2022年一季度的供应冲击切换为需求走弱这一逻辑。3月及4月份的疫情,导致铜的表观消费分别下降了3.5%和14.7%。终端家电、电动工具、汽车等行业订单疲软,部分漆包线企业减产幅度超过20%。另外,高铜价对家电、汽车等领域的线缆消费抑制作用明显,不仅电力行业招标项目较少,而且包括房地产、光伏和风电对电缆的采购都很清淡。

  “随着上海等地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市场预计需求可能会回补。然而当前情况与2020年二季度有所不同,一是外需很难再现此前强劲走势,二是国内地产回升乏力,基建投资可能只是托底。尽管稳增长政策积极,但需求回补存很大不确定性,铜价不排除出现较大幅度回调甚至转市的可能。”程小勇认为。

  对于近期锌市场价格变化,刘孟峦分析,进入2022年以来,俄乌冲突进一步刺激锌价上行,锌成为价格走势强的工业金属,但同样受国内疫情冲击,于4月下旬回落。截至4月下旬,国内锌主要消费地库存26.53万吨,比3月末增加2万吨,处于往年同期偏高水平。同时,锌金属产量小幅反弹。据SMM数据,3月份国内精炼锌产量50.13万吨,同比增加0.89%。

  不过她认为,长周期来看国内外锌库存水平并不高。在欧洲能源供应紧张、俄乌冲突的背景下,市场仍将继续交易欧洲冶炼厂高成本引发供应缩减逻辑,另外市场也对今年国内基建普遍抱有预期,因此对锌价持谨慎乐观态度。

  百川资讯在分析镍价走势时认为,俄乌冲突继续,引发大宗商品供应担忧,全球通胀压力攀升,同时也打击对经济复苏的信心,宏观市场依旧多空交织。而国内疫情持续,打压下游生产利润下滑;物流不畅,影响现货市场交投,尽管供应逐步减少,库存累积有限,但是在接单意愿不高的情况下,价格趋势较难有所突破。

  2022年4月,国家统计局制造业PMI下降2.1个百分点至47.4%,创下2020年3月以来新低,其中生产指数较上月下降5.1个百分点至44.4%,新订单指数和新出口订单指数分别较上月下降6.2和5.6个百分点至42.6%和41.6%。

  “当前,基建投资增长是确定性的,但是对有色金属消费不及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二季度经济能否明显回升还存在不确定性。”程小勇认为,5月中旬后,有色行业将进入淡季,南方梅雨季节叠加高温下基建开工率下降,将导致行业需求回落。与此同时,疫情对海外市场供应的影响已经明显减弱。多重因素叠加下,基本金属市场或难有大幅回涨表现。


(责任编辑: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