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世铝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世铝网  >  铝业资讯  >  行业聚焦  >  正文

关于疫情影响下的有色金属主要期货品种价格走势与特点的报告

2020-02-28 11:36:54 来源: 安泰科

  2月27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通过视频会议召开企业复工复产信息发布会。发布会上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贾明星介绍了疫情期间有色金属企业复工复产情况及有色金属企业遇到的主要困难和问题。


  针对会上提到的疫情对各品种价格走势带来的影响,安泰科将在此进行详细解析。


  一


  铜:新冠肺炎疫情下短期铜价承压,二季度铜价有望迎来反弹


  截至2020年2月24日,上期所沪铜主力合约收于46000元/吨,较节前2020年1月23日开盘价48340元/吨下跌4.84%,其中最高点出现在1月23日48380元/吨,最低点出现在2月4日44680元/吨。


  截至2020年2月24日, LME伦铜三月合约收于5688.5美元/吨,较节前2020年1月23日开盘价6106美元/吨下跌6.84%,其中最高点出现在1月23日6116美元/吨,最低点出现在2月3日5527美元/吨。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发酵对市场情绪和铜产业链各环节如生产、消费、物流都产生了较大影响,春节期间LME铜三月价格下跌7.61%。从宏观方面来看,受疫情影响,市场情绪或趋于悲观,压制有色金属价格。从基本面来看,下游消费企业复工时间明显延后,需求在短时间内或将较难恢复,导致价格下跌。


  展望后市,短期从疫情对铜产业链各环节来看,春节期间冶炼厂基本维持正常生产,然而受铜精矿加工费低迷,硫酸胀库压力进一步发酵,下游需求疲软等多重因数影响下,冶炼厂多数存在减产计划。从铜加工材不同类型来看,铜杆、铜管、铜板带等企业2月份产能利用率同比普遍下滑近20%,下游终端如国内基建、电力、地产等金属消费领域等都多有推迟,下游加工企业及终端市场受疫情影响相对冶炼厂而言冲击更大,因此在季节性因素及疫情影响下铜市累库压力远超去年同期,铜价承压明显。因此对于2020年一季度铜价难言有太大好转;二季度随着疫情好转及旺季效应带动下,铜市消费或出现一定刺激性修复,二季度铜价有望迎来反弹;下半年则仍要考量诸多不确定性,有回落风险,加之需求只是低速增长,全年来看铜价依然很难有大幅上涨空间。


  二


  铝:疫情致铝市场过剩加剧,铝价下行趋势不改


  截至2020年2月24日,沪铝主力合约收于13530元/吨,较2020年1月23日节前14040元/吨下跌3.6%,其中最高点出现在1月23日14135元/吨,最低点出现在2月24日13450元/吨。


  截至2020年2月24日,LME三月期铝收于1699美元/吨,较2020年1月23日节前1795.5美元/吨下跌5.4%,其中最高点出现在1月23日1811.5美元/吨,最低点出现在2月4日1685美元/吨。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发酵对市场情绪和铝行业生产、消费、物流都产生了较大影响。从宏观方面来看,受疫情影响,市场情绪趋于悲观,压制有色金属价格,铝价也收到波及,近期需关注国家宏观刺激政策对市场的短期提振。从基本面来看,铝下游企业复工时间延后,需求短期内难以快速恢复,铝锭库存将继续积累并对铝价形成压力。短期铝价因显性库存未出现大量积累而表现缓慢下跌,中长期来看,随着铝锭库存大量显现,供应过剩的压力将增强,铝价将保持跌势且跌幅或将扩大。


  三


  铅:铅价短期低位偏强震荡,中长期重心向下


  春节前后,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2020年1月23日至2月24日期间,铅价大幅下挫。疫情大规模爆发前夕,海外精铅供应有所恢复,但伦铅库存持续处于低位,叠加宏观向好,对伦铅形成支撑,随着疫情逐渐蔓延,价格大幅下挫,后止跌反弹。


  截至2020年2月24日,上期所沪铅主力合约收盘于14505元/吨,较节前2020年1月23日的开盘价15130元/吨下跌4.1%,其中最高点出现在1月23日,15130元/吨,最低点出现在2月10日13815元/吨。


  截至2020年2月24日LME三月期铅合约收于1819.5美元/吨,较2020年1月23日开盘价1983.5美元/吨下跌8.3%,其中最高点出现在1月23日,1993美元/吨,最低出现在2月10日1790.5美元/吨。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发酵对市场情绪和生产、消费、物流都产生了较大影响,从宏观方面来看,受疫情影响,市场情绪或趋于悲观,压制有色金属价格。从基本面来看,下游消费企业复工时间明显延后,需求在短时内或将较难恢复,但边际在好转,短期再生铅生产恢复不利的情况下,精铅供应略显偏紧,价格呈现低位偏强震荡的局面。但中长期来看,随着疫情的缓解,再生铅生产节奏将逐步跟进,供给端仍然压力较大,价格将承压运行。


  四


  锌:锌价短期有望超跌反弹,中长期依旧承压


  春节前后,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锌价大幅下挫。截至2020年2月24日,上期所沪锌主力合约收盘于16595元/吨,较节前2020年1月23日的开盘价18305元/吨下跌9.3%,其中最高点出现在1月23日,18320元/吨,最低点出现在2月24日,16570元/吨。


  截至2020年2月24日,LME三月期锌合约收于2043美元/吨,较2020年1月23日开盘价2394.5美元/吨下跌14.7%,其中最高点出现在1月23日,2395美元/吨,最低出现在2月24日,2041美元/吨。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发酵对市场情绪和锌的生产、消费、物流都产生了较大影响,春节期间LME锌价下跌6.2%。


  宏观方面,受疫情影响,市场情绪或趋于悲观,压制有色金属价格,但锌的跌幅明显大于其他品种,资本市场情绪及锌基本面偏弱是主要拖累。原料、冶炼供应双增的预期是锌价长期走弱的基础,使锌成为资本市场空头青睐的品种;疫情爆发期间,锌的需求受阻,国内库存明显累积,海外供应恢复,库存低位返升,同时也导致锌的基本面边际变差。市场情绪及对节后需求恢复的担忧,对价格不利,但短期内锌价已经超跌,待需求回升后,锌价有望低位反弹;中长期看,锌仍面临供应增加的压力,或依旧承压。


  五


  锡:短期价格承压,中长期回归合理区间波动


  疫情爆发以后,内外盘锡价均出现了大幅下跌。伦锡方面,1.23-2.3期间,伦锡累计跌幅5.10%;沪锡2月3日开盘第一天,当日跌幅也是达到了5.77%。2月4日后,随着开盘后市场心理层面情绪的释放,加上国家及时出台的如央行逆回购、MLF降息等积极的货币政策,以及企业延缓缴纳企业公积金等优惠政策,沪锡价格触底反弹,伦锡跟涨,但较年前的价格仍然偏低。


  截至2020年2月24日,沪锡主力合约收于137080元/吨,较2020年1月23日节前137340元/吨下跌0.2%,其中最高点出现在1月23日140500元/吨,最低点出现在2月4日129620元/吨。


  截至2020年2月24日,LME三月期锡合约收于16495美元/吨,较2020年1月23日节前17050美元/吨下跌3.3%,其中最高点出现在1月23日17450美元/吨,最低点出现在1月30日15690美元/吨。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发酵已对市场情绪和企业生产经营、物流、消费都产生了较大影响。对后期走势我们有以下判断:


  宏观方面,随着国内疫情拐点的到来,预计对经济短期冲击力是最强的,之后会逐步削弱。全国的复工进度正逐步恢复,但各地与各行业复工的时点不同,铁路及公路运输大量停运对复工进程将形成实质性干扰,复产复工进度会较为缓慢;预判第一季度,经济会明显走弱。中长期来看,随着疫情拐点的到来,二季度投资有望逐步回升,消费和外贸的恢复还会滞后一些,但是经济不会出现报复性反弹,疫情结束后全年经济的修复会是一个缓和的过程。


  从基本面来看,本周上游生产企业的开工情况向好的情况恢复,物流方面的问题也在逐步缓解。不过尽管80%以上的企业已经开工,而人员到岗率还受主观、客观等多方面因素影响跟进乏力;锡主产区云南省还面临一层更棘手的问题,即进口原料的中断。多数私营企业库存仅能维持短期消耗,相关人士担忧若缅方仍无动作恢复中缅汽运运输,将直接威胁刚复工企业再度被迫停产;下游方面,消费企业复工进度相比生产端明显滞后。需求在短时内将无法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更准确地说,由于近些年下游需求一直疲软,终端企业并不像生产厂商那样着急复产。库存方面,物流、劳动力流动迟缓、下游消费恢复慢等问题造成国内锡产品垒库,国外的锡库存也随之高企。


  总的来看,短期内,国内外锡库存的积聚以及需求端疲软对后期价格将产生不利影响;中长期来说,随着疫情的消除,供需都会逐步回暖起来,国家仍将根据阶段状况继续出台相关的政策扶持经济下坡,国内经济会逐步回暖。今年锡的总供应和总需求仍将维持低速增长,原料供应连年下降对支撑锡价起到了关键作用,综合考虑,2020年锡价会逐步回归到合理区间波动。但近段时间国际疫情局势有多点扩散的迹象,全球三大经济体均牵扯其中,因此外盘市场价可能会受牵连度更高,锡内盘价将比外盘价格更为坚挺。


  六


  镍:疫情扩散需求不佳,镍价短期仍将承压


  由于新冠病毒爆发的原因上期所延迟开盘,并且暂停夜间交易,2月3日沪镍开盘后跳空低开跟跌外盘,达到报告期内最低值100670元/吨,随后开始上修回补缺口后维持弱势震荡。1月20日-2月24日期内累计跌幅5.3%,跌幅较外盘平缓,区间平均收盘价格105059.5元/吨,较2019年平均价格下跌4.8%,最高价为1月21日110300元/吨。


  由于中国新冠肺炎的爆发,市场避险情绪提升,伦镍短期急速下跌后低位震荡。报告期内最高价为1月20日14175美元/吨,最低价2月24日12370美元/吨,累计跌幅12.7%,区间平均收盘价格12999.8美元/吨,较2019年平均价格下跌7.0%。


  报告期内共26天,其中下跌16天,上涨10天,涨幅为2月5日,上涨2.01%。2月5日的上涨主要是受两方面刺激,一是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潜力药瑞德西韦的生产企业吉利德与中国卫生部门达成协议,国际市场对药物效果抱有期待,恐慌情绪有所缓和;二是中国央行分别在2月3、4日通过逆回购释放资金1.7万亿提高金融市场流动资金。


  报告期内叠加了中国春节假期导致需求降低,以及新冠疫情爆发导致的避险情绪高涨两大因素,导致基本有色金属集体承压,伦镍价格走低。未来短期内疫情有在全球范围蔓延的趋势,日本、韩国、伊朗、意大利、美国等国家也都出现了确诊病例,全球的恐慌情绪上升,将继续打压基本有色金属价格。并且镍的下游不锈钢消费受疫情影响较为严重,不锈钢企业联合减产以应对库存和销售压力,镍需求量进一步收缩。综上所述,镍价短期内仍将承压下行,但受成本支撑,下行空间相对有限。


  七


  黄金:避险推动价格、年内有望持续震荡上升


  截至2020年2月24日,上海期货交易所(SHFE)黄金主力合约期金2006(Au2006)收于379.08元/克(结算价),较2020年1月23日中国春节节前收盘结算价349.94元/克上涨29.14元/克(上涨+8.33%),其中最高点出现在2月24日380.78元/克,最低点出现在1月23日348.66元/克。


  截至2020年2月24日,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黄金主力合约期金2004(GCJ20E)收于1676.6美元/盎司(结算价),较2020年1月23日中国春节节前收盘结算价1571.6美元/盎司上涨105美元/盎司(上涨+6.68%),其中最高点出现在2月24日1691.7美元/盎司,最低点出现在2月5日1551.1美元/盎司。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发酵对市场情绪和中国黄金生产、消费、物流都产生了较大影响,春节期间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黄金期货主力合约上涨+6.68%,上海期货交易所(SHFE)黄金期货主力合约上涨+8.33%。


  从宏观方面来看,自从2019年12月开始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CP)对中国经济产生阶段性影响,预计2020年1季度GDP增长将趋于低迷,第三产业受到严重冲击;而随着疫情时间的延长,工业等受到冲击程度也将加深;疫情对有色黄金行业与市场影响需要重视关注对产业供应链协同的冲击、黄金实物生产零售的影响和黄金避险情绪引发的市场风险对冲等。


  受到疫情的影响,在预测的基线情境假设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预计为5.6%,相较1月更新的《世界经济展望》预估数值下降0.4个百分点;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并称,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测较1月时下调0.1个百分点至3.2%。


  2月中下旬以来,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向日本、韩国、意大利、伊朗等地不断蔓延,来国际社会对疫情向海外蔓延担忧加剧,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担忧增加,世界主要经济体有望再度降息升温,此时美股大幅下跌而避险买盘推动国际黄金价格在2月下旬大幅上涨。


  从基本面来看,黄金下游珠宝首饰加工企业复工时间明显延后,珠宝首饰实物消费需求在短时内或将较难恢复,世界黄金协会最新报告指出参照SARS影响中国2020年1季度黄金实物需求量可能至少会减少10-15%;不过市场避险情绪引发的投资投机需求则不断支撑推动国际金价上涨。在全球性货币政策趋于宽松背景下,央行购金、ETF投资需求依旧是推动金价上涨的主动力。


  中长期来看, 展望2020年国际黄金市场,随着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CP)疫情曙光出现,如果海外疫情也得到控制预计这一突发公共事件对市场直接影响有限;预计后期价格驱动也将从目前避险需求推动向投资需求推动理性回归。在全球货币政策再掀宽松浪潮(2019年美联储启动降息、中国央行降准、俄罗斯印度央行降息、欧日央行负利率等)大背景下,全球性通胀苗头初现,基于对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担忧、央行购金和黄金ETF需求将继续支撑国际金价;而区域地缘紧张局势(中东伊朗核问题、朝鲜半岛局势等)等潜在风险和全球贸易冲突政策演变、美国政局(特别是美国总统2020年大选)等不确定风险因素将继续加大国际金价的波动与反弹,2020年国际黄金价格将继续维持震荡上行格局。


  八


  白银:短期避险情绪推升价格,中长期震荡上行


  疫情期间国际和国内银价均呈现先抑后扬的态势。价格上涨的主要推动力是新冠病毒爆发,引发对经济的担忧,推动避险资金进入白银市场。同期,美债收益率下滑,传统避险产品日元受疫情和强势美元打压走跌,均促使避险资金进入白银市场。后期,疫情结束,全球经济恢复平稳,避险情绪消退,银价将回落。


  春节期间,疫情在国内开始扩散,节后多地延长假期,对经济的担忧加剧。2月中旬,沪银跟随国际银价走势上涨。截至2月24日,上期所沪银主力收盘4546元/公斤,比节前1月23日的收盘价4288元/公斤上涨6%。最高点出现在2月24日的4584元/公斤,最低点出现在2月12日的4237元/公斤。最高价与最低价间的振幅为347元(8.2%)。


  截至2月24日,COMEX期银主力收盘18.6美元/盎司,比节前1月23日收盘价17.79美元/盎司上涨4.6%。最高点出现在2月24日的18.92美元/盎司,最低点出现在1月29日的17.28美元/盎司。最高价与最低价间的振幅为1.6美元(5.8%)。


  新冠病毒疫情对白银各消费领域的影响产生分化。受损最严重的当属首饰行业,且在经济放缓的大背景下,损失的消费在后期也难以弥补。光伏行业有部分企业一直开工,对银粉的需求良好。因疫情的重灾区在武汉,对于国产正银粉的打击惨重。但也给予其他国产正银粉生产企业入市的机会。触头行业主要生产地温州也是重灾区,不过其他地区,如广州、桂林等企业都陆续复工。其他行业的生产,也在近期陆续复工。比较来看,工业企业的情绪不是很悲观,一季度耽搁的生产有望在后期弥补。


  年内来看,银价将受到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担忧、美国大选、地缘政治等因素影响,庞大的地面库存将继续拖累银价走势。


  九


  铂钯:铂震荡上行前景看好,钯连创纪录高位盘整


  截至2020年2月24日,上海黄金交易所铂价收于226.48元/克,较2020年1月23日节前229.66元/克下跌1.38%,其中最高点出现在2月19日232.5元/克,最低点出现在2月3日220.75元/克。


  截至2020年2月24日,国内市场钯价收于699元/克,较2020年1月23日节前630元/克上涨10.95%,其中最高点出现在2月24日700元/克,最低点出现在2月10日595.5元/克。


  截至2020年2月24日,LPPM铂价收于964.00美元/盎司,较2020年1月23日节前1001美元/盎司下跌3.67%,其中最高点出现在1月24日1013美元/盎司,最低点出现在2月12日962美元/盎司。


  截至2020年2月24日,LPPM钯价收于2663美元/盎司,较2020年1月23日节前2410美元/盎司上涨10.50%,其中最高点出现在2月19日2781美元/盎司,最低点出现在1月28日2261美元/盎司。


  受疫情蔓延影响,贵金属人气旺盛,贵金属价格攀升。投资者担心新冠病毒疫情快速蔓延给全球经济带来不利影响,投资者涌入贵金属寻求避险,黄金维持强势,创下七年新高。由于避险资金涌入,以及南非供应的不稳定,铂族金属价格上涨。特别是钯和铑,由于需求强劲以及基金推动,创下历史新高。自2006年初以来,钯价由最低的450美元起步,四年多的时间了价格上涨5倍,突破2800美元,是表现最好的商品之一。


  新冠病毒疫情可能影响全球经济增长,疫情忧虑升级引发贵金属买盘。庄信万丰报告显示,2019年钯供需缺口超过100万盎司。随着中国和欧洲对于汽车排放标准趋严,2020年缺口可能会继续扩大,助推铂钯价震荡上行。但疫情如果长期持续,可能对下游需求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十


  价格话语权


  经过多年发展,上期所有色金属期货已成为规模较大、运行成熟、功能发挥良好的期货品种序列。根据美国期货业协会(FIA)统计的2019年度全球交易所期货与期权成交量数据,折合成交易吨数计算,上期所有色金属期货的成交规模在全球名列前茅,其中镍期货在全球同类合约中排名第1位,铝、锌、铅、锡期货排名第2位,铜排名第3位。


  近年来,中国有色金属期货的价格影响力日益扩大,其中铜期货已形成内外盘价格相互引导的格局。春节期间受疫情影响外盘下跌,由于国内期货闭市,开盘后跟随外盘补跌;随着国内各种提振经济对抗疫情的逆周期政策的推出,外盘总体上又有跟随国内期货价格企稳复苏的态势。“上海价格”和“伦敦价格”共同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定价参考依据,被国内外生产者、消费者和投资者广泛运用,在世界经济和有色产业运行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责任编辑: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