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世铝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世铝网  >  铝业资讯  >  行业聚焦  >  正文

再见,2019的铝业春秋

2019-12-10 11:38:44 来源: 有色新闻

  静观铝业江湖,阅览一度春秋。不做褒贬评价,交由读者定夺。

  2019年,处于“中年危机”的中国铝工业送走了又一年奔波,迎来了又一年较量。这一年,贸易摩擦、产能转移、中铝换帅、魏桥入滇……家事国事大事小事,都将随着辞旧迎新的钟声渐行渐远。

  世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无论江湖风云如何变幻,在铝业大道上,总有一群人在大风中坚守,在暗夜里执著,他们痴醉于铝,因为那里有他们的摇篮、床铺、母亲和灯,他们在路的那头等我。贾樟柯曾说过:“不能因为整个国家都在跑步前进,就忽略了那些被撞倒的人。”所以,凡有机会,我将尽绵薄之力,以文章抚慰铝业众人之心,不能让那些人、那些事归于沉默。

  是为序。

  —— ——

  春到中国。这一刻,冰雪融化,燕子归来。在人类的社会里,一年之季在于春,铝业人脱去冬衣,准备大干一年。

  3月21日,山东省铝业协会成立大会在滨州邹平召开。国际铝业协会秘书长罗恩·耐普(以下简称“老罗”)从遥远的伦敦飞到邹平,他在致辞指出:“山东铝协的成立揭开了山东省铝业发展的新篇章。”

  滨州铝工业的快速发展让此地成为全国铝工业的网红之地。但是放眼全国,细数2019年春季的中国铝工业大事,带给人们的并不是融融暖意。

  一季度,电解铝停产消息不断袭来:山东华宇、山西华圣、青海西部水电、霍煤集团通顺铝业、福建南平铝业、河南永登铝业阳城分公司、河南中孚铝业生产线全部或部分关闭,指标异地转移。“To be,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哈姆雷特说了句废话,《中国机长》里的那句台词告诉我们:“能活下来,比什么都好。”

  中美贸易摩擦从2018年开始由美国挑起,反反复复,没完没了,一会儿是232调查,一会儿是3000亿美元商品征税;这边是刘鹤副总理赴美磋商,那边是特朗普的代表与中方达成共识。中美贸易摩擦引发墨西哥、越南、印尼、阿根廷等国家连锁反应,对华发起铝产品的反倾销和保障措施。

  原本清晰的道路被特朗普搅起的扬尘搞得飞沙走石。在大宗商品的江湖里,谁强谁就是*大的规则。说到底,还是美国主导的规则与中国日渐强大之间的矛盾,听听央视主持人康辉说:“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这就是中国的态度。还好,摩擦而已,尚没有完全撕破脸面、拉开枪栓。

  3月27日,中孚实业年产25万吨电解铝项目在四川广元经济开发区举行了隆重的开工仪式,进入全面建设阶段。在热火朝天的建设工地上,众人播种着春的希望,寄托着秋的收获。

  —— ——

  仲夏,一位铝行业导师级人物魂归天堂。

  5月23日,山东魏桥创业集团创始人、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士平在与病魔斗争数日之后,在故乡邹平逝世。

  得知噩耗,老罗发来唁电:“张士平先生是一个划时代的人。我清楚地记得与张士平先生一起在山东、在上海、在印尼共度的时光,我们的沟通总是那么的好,我一想起以后不再有这样的机会,就非常难受。”

  以实业为本,酬报国之志。从几十人的乡镇油棉厂到世界500强,士平先生奋斗了半个世纪。他亲手缔造了全球*大的铝业帝国,推出了世界铝业看中国、中国铝业看滨州的“魏桥模式”,奠定了滨州世界 级铝产业基地的雏形。

  为纪念士平先生的丰功伟绩,8月31日,中国科学院大学在雁栖湖校区举行2019级新生开学典礼,国科大把雁栖湖校区图书馆楼命名为“士平楼”,并于开学当日举办了揭牌仪式。

  士平先生是叱咤江湖的铝业大咖,是带动几代滨州人民创业致富的泰斗,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商界英雄。但是,他*喜欢的称号是“劳动模范”,*认同的身份是“共产党员”,挂在嘴边的话是“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都是社会的”,他过着极简的生活,用的是200元的手机……公众评价:山东脊梁,滨州骄傲!

  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告别,也感谢他把这个铝业时代托付给我们。在他身后,5000亿的铝产业集群正在滨州大地崛起,14万魏桥儿女当不负重托,给前人一个交待。

  盛夏七月,骄阳似火,老罗又来到了上海。7月9日,北京安泰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主办的中国国际铝加工论坛在上海召开,会议主题仍然是寻找新兴市场机遇、加强铝的创新应用、推动铝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第二天,中国国际铝工业展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开幕,老罗参加剪彩仪式,之后他巡馆时发现,中国铝工业在扩大应用、特别是在高精尖、新能源、航空航天领域取得了惊人的进展。那晚,老罗高兴地多喝了几杯红酒,微醉。

  —— ——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好比一位老人,虽沧桑,却凝重,历尽浮华,坦然豁达。

  这一年,云南以其丰富低廉的水电,成为能源价格洼地,变身为中国铝版图上冉冉升起的新星。云南新增铝产能起始于2018年,突飞猛进于2019年。自2018年中铝集团与云南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之后,中铝旗下的云南铝业升格为央企,成为“千亿级中铝铝产业西南基地”。云南省文山州横空出世,成为电解铝的聚集区,中铝华江、河南神火、四川其亚纷纷落地文山。

  从此,文山的特产中,除了三七,还有铝。

  9月底,魏桥创业集团打破了“国内布局不出滨州”的传统,派人走入文山,开始探索“水电铝材”模式。半个多月后,魏桥创业集团与云南省政府“联姻”,10月15日,政企双方共建绿色铝创新产业园签约仪式在昆明举行。省委书记、省长、副省长、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张波等悉数出席。利用云南绿色能源及区位、开放优势,魏桥创业集团将把203万吨电解铝产能引入云南,实施水电铝材一体化的全产业链布局,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绿色铝工业基地。

  秋到高原,鄂尔多斯的风远远比内地更凛冽。内蒙古蒙泰铝业50万吨电解铝产能已于10月底启动完毕,368台500KA的电解槽正式入列,成为内蒙古蒙泰集团向“煤-电-铝”产业延伸的重要支柱。

  一个月后,广元中孚高精铝材有限公司年产25万吨电解铝项目完成建设,正式通电投产,将于2020年一季度完全达产。

  那里是热情的火焰,这里却是冰凉的海水。8月,位于山西永济的中铝华圣铝业电解铝全线关停,22万吨生产指标置换到云南鹤庆,员工分批转移到云南、吕梁、包头等地。无论是满怀信心的出发,还是忧心重重的试探,都算是较为完美的落脚。只是,送行的场景宛如《兵车行》中的白描: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身为铝业一员,每个人都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外面世界的霓虹虽美,但不能给人以温暖,普通员工需要的只是一碗热腾腾的面,外加一盏归家的灯,仅此而已。

  雄鹰啸苍穹,铁马驰长街。10月1日,新中国成立70周年盛大阅兵式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受阅武器装备中,处处闪耀着铝的元素。歼20、运20、预警机、武装直升机、主战坦克、空降突击车、两栖战车、东风导弹,多处采用了中铝西南铝、东北轻合金、西北铝提供的多品种、多合金、多规格的特种铝合金材料,让铝业人无比自豪。在快闪《我和我的祖国》中,一张张充满阳光的脸庞告诉了世人四个词的答案:创新、攻关、科技、突破。

  —— ——

  10月24日上午,中国铝业集团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有关负责同志宣布了中央关于中国铝业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调整的决定,姚林接替葛红林,担任中国铝业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葛红林与姚林,除了名字中都有一个“林”字之外,更有相同之处,都是出自钢铁行业,葛红林早期在宝钢集团任职,姚林则来自鞍钢集团。

  11月12日至15日,中国国际铝业周在青岛召开。姚林首次亮相年度铝行业盛会,在致辞中,他说:“面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冲击,我们应更加积极地顺应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促进生产要素全球流动,铸牢相互协作、优势互补、深度融合的全球产业链,打造命运共同体,推动铝工业高质量发展。”

  11月14日晚,中国国际铝业周冷餐会上,身高一米九的老罗,*后一次以国际铝业协会秘书长的身份公开讲话。老爷子弯着腰,不时低头,以便声音能传到演讲台上适合东方人身高的话筒,即便关掉了同声传译,大家也能猜出他要说的,是呼吁全球铝行业共同关注清洁生产、绿色发展和循环利用。

  11月16日,是中国国际铝业周落幕的日子,走出酒店,大风扑面而来,人们不由得缩起脖子,叹一声:“天冷了啊……”

  进入初冬,家庭主妇们惊愕地发现,猪肉变得比人肉还贵,谁能买得起半扇猪肉,就是实实在在的土豪。然而,铝价并没有随着二师兄的身价水涨船高。

  2019年是中国铝工业前行换挡的一年。换挡,就会产生顿挫感。铝业到了*需要理性和反思的时候。前一段时间我曾写过一篇评论:2019年,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除了猪肉价格大涨,其他行业乏善可陈。拉动铝消费的传统行业中,房地产无亮点,汽车产量和销量降幅约10%,而新兴的铝消费如铝模板、铝家具、铝天桥等没有形成规模,出口增幅逐月收窄。国内氧化铝企业为矿石发愁,电解铝企业正与电价和成本反复较劲,铝加工行业利润下滑,再生铝企业正在为原料收购的进项税抵扣和30%增值税即征即退的执行情况而忧愁。

  正当铝行业焦虑不安时,10月31日,一则消息传来,更令大家扼腕叹息:江苏省苏州市凯隆铝业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事故,造成4人死亡、2人受伤。

  2008年7月,马云给员工写了一封信《冬天的使命》,他说,冬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没有准备,可怕的是我们不知道它有多长,多寒冷!任正非也写了一篇《华为的冬天》,他说,自我批判是思想、品德、素质、技能创新的优良工具,自我批判不是为全面否定而批判,而是为优化和建设而批判,总的目标是要提升公司整体核心竞争力。

  铝业人感同身受。冬天是总结回顾的季节,也是自我批判的时候,批判如同马儿身上的鞭子,疼痛可以刺激动物的神经。可是,很多人都在掩饰短板,连自我批判的勇气都没有,“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带着伪善的面具”。对于铝业人来说,应对完“黑天鹅”和“灰犀牛”,*终直面的还是融资和订单,那些背负着沉重贷款利息的铝业商人,对外还得故作轻松状,实际上,内心的幸福指数只有自己知道。

  不是尾声

  生为铝业人,大都不容易,太多无能为力的时刻,只能憋出一声叹息。

  写到这里,有人说我是在贩卖焦虑,这文章写得又丧又闷,打击信心。但是,当一个人、一家企业、一个行业鼓起勇气直面短板时,就必然会充满力量。

  庆幸的是,铝工业已经告别了野蛮,逐渐回归理性。当前面临的这些症状,仅仅是少年快速长个子时期的缺钙现象,或者被称为成长的烦恼。要解决中国铝工业的症结,还是*简单的办法——一增一减。增,就是继续扩大铝的创新应用,减,就是严格控制总量。

  我们有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我们有强大的内需,我们有从跟跑到领跑的创新能力。中国铝工业能否逆风起舞,*关键的是看是否能踩对鼓点,能否搭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这班列车,适应了,就会稳稳前行,不适应,就会被抛入车下。蒸汽机引发第 一次工业革命,卡尔·本茨的汽车改变了生活,反过来,算盘*终玩不过excel,数码照片终结了胶卷时代。

  在民族复兴的征程中,一个个振奋人心的场景呈现眼前:

  中国铝业集团位于几内亚的博法铝土矿项目将于12月初装船起锚;

  阿联酋环球铝业与信发集团签署合同,将供应为期5年的几内亚铝土矿;

  南山铝业将在印尼增资,扩建印尼宾坦二期100万吨氧化铝项目;

  中铝材料院和西南铝共同组建“联合创新中心”,打造国内铝合金开发、生产及应用技术研发基地;

  中国科学院大学、魏桥创业集团、中信信托三方合作建设了魏桥国科研究院,着力打造人才培养、综合科技研发创新、科学实验、产业服务及科技金融服务五大平台;

  江苏豪然公司喷射成型的7055超高强度铝合金实现减重20%-60%,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军工领域;

  山东裕航合金研发的导电轨在国内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70%以上;

  立中集团在武汉蔡甸区投资10亿元建设铝合金车轮和汽车轻量化铝合金材料项目;

  海星股份生产的高性能电极箔已成功应用于5G基站中的铝电解电容器

  ……

  这一切,让我们对中国铝工业充满了少年一般的理想和信仰。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只有苦练七十二变的功夫,才能应对未来的八十一难!

  此刻,冬日的朝阳泛着微红的暖意斜照进窗,老罗坐在家里端起一杯英式红茶,眯着眼睛回忆起他的2019年中国行程。自11月18日他与中铝集团董事长姚林在中铝总部会谈之后,从此将淡出国际铝业舞台,由候任秘书长迈尔斯·普罗瑟接替。时间悠忽而过,一年来无数次往返于中国和伦敦之间的老罗,见证了中国铝工业一肩星辉。旧的终去,新的奔来,生生不息,人生如此,铝业亦如斯。

  若有岁月可回首,愿以深情度芳华。2020年元旦即将来临,铝业春秋也将周而复始。新变旧,小变大,浮躁变沉静,矛盾变豁达,这些都将成为铭刻在老罗、你、我、他在内的全体铝业人生命里的基因密码,永不消失。

  作者:薛璇

(责任编辑:静静)
上一篇:

西北铝通过甘肃省铝合金新材料军民融合协同创新中心现场评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