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世铝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世铝网  >  铝业资讯  >  行业聚焦  >  正文

10月云南铝产业调研纪要: 长期产能格局确立VS短期新投节奏不定

2019-10-12 09:11:26 来源: 国泰君安期货

  重要提示:报告表述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

  【报告要点】

  2019年10月9日-11日,我们前往云南调研了当地自铝土矿-氧化铝-电解铝-下游铝加工及贸易的铝全产业链,涉及调研企业6家。

  从此次云南铝产业调研情况看,在市场最关心的云南电解铝新增产能问题上,首先中长期产能格局明确,云南电解铝产能增加是大势所趋,这是未来几年内影响国内电解铝供应端的关键变量,另一大关键变量在内蒙古。其次,短期产能投放的节奏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短时间集中批量上马电解铝产能的可能性并不高,因为受到环保、供电能力、原料匹配及运输成本、优惠电价等因素的制约。

  最后,被调研企业对年内11-12月铝价走势较为关心,参加调研的私募基金及贸易商也给出了相应的观点。总的观点认为主要还是取决于铝锭去库速度,如果10月下半月及11月还能恢复较快去库,当前价位或有一定支撑,但12月要重点关注魏桥和信发复产情况。在重点谈到的短期铝价走势上,就当前盘面而言,有机构认为铝价的下跌或已经反映了国内原铝需求差及出口需求受到的中美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年底前供应端边际恢复的速度可能会比预期的慢,空头去打的意愿不会太强。要明确地做下跌趋势,还是要到某个时间节点,供应恢复速度开始快于需求时再做。

  本周我们前往云南调研了当地自铝土矿-氧化铝-电解铝-下游铝加工及贸易的铝全产业链,涉及调研企业6家。从此次云南铝产业调研情况看,在市场最关心的云南电解铝新增产能问题上,首先中长期产能格局明确,云南电解铝产能增加是大势所趋,这是未来几年内影响国内电解铝供应端的关键变量,另一大关键变量在内蒙古。其次,短期产能投放的节奏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短时间集中批量上马电解铝产能的可能性并不高,因为受到环保、供电能力、原料匹配及运输成本、优惠电价等因素的制约。

  1.中长期格局的确定:云南是未来1、2年国内电解铝供应端的关键变量

  当前国内的电解铝市场,在寻找供应端的区域增量上,除了内蒙古就是云南,云南毋庸置疑将成为未来1、2年国内电解铝供应端的关键变量。在中央及地方政府政策倾斜和中铝公司的战略布局下,云南目前已经成为中铝除内蒙古、山西、广西及贵州以外的第五大铝产业基地。

  以某氧化铝厂为例,该企业计划于明年6月投产的50万吨电解铝项目,原本落地在广西的百文园区,云南给电,广西给矿。但是基于国务院给云南在有色产业特别是铝衍加工项目的重点规划,以及云南省政府主打的“绿色能源、绿色食品、绿色健康的生活目的地”3张牌,铝产业链衍生产业的打造就成为从地方政府到企业母公司的战略重心。该企业母公司并入中铝后,云南铝产业链衍生基地就落地在了文山州,未来中铝的远期规划是在当地打造出千亿级的铝全产业链。

  因此,从大的电解铝行业格局来看,从2000年至今基本上每5年都在发生一次明显的产能转移,2010年后高成本产能逐渐向新疆转移,而近两年又开始转移至云南、内蒙古等地,原先的电解铝大省河南在目前国内电解铝产量的贡献上已经屈居第8位,在不远的将来将很快掉出前10。而我们此次调研的云南省电解铝产能目前运行产能已经接近260万吨,远景规划达到400-600万吨。不过从云南省水电供应能力来看,400万吨的产能目标相对更为可靠。主要的投产区域分布在阜宁(神火)、大理(其亚和溢鑫)、文山、昭通(海鑫)等地,地方政府计划是会配套优惠电价。

  电解铝行业大格局的变迁,本质上还是电解铝产能在质和量上的升级,在未达到工信部产能上限之前,电解铝产能规模的扩张仍是大趋势,而同时高成本产能向低成本区域的转移也同时伴随了电解铝平均成本线的下移。当然,短期在节奏上还是有一些不确定性。

  2.短期新投节奏的不确定:“绿色能源”VS“绿水青山”

  从国家战略层面要高质量发展的导向,云南走水电铝的大方向没有问题,但是实际落地过程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这主要存在几个不利因素,例如环保、供电能力、原料匹配及运输成本、优惠电价落实等。

  第一要考虑环境容量和环保问题,目前云南的铝生产企业分布在云南各地的几个电解铝厂都是30万吨上下,不像魏桥走规模化经济。规模化有非常大的经济效益,但是云南现有的铝厂很重视环境,绿化和环保都非常重视。未来如果短时间上马这么多项目,环境容量是否能够承受是个大问题。而且,政府层面的环保压力也不小。我们在调研过程中的理解是,即使云南省政府打出“绿色能源”的牌,也还是要服从国家政治大背景所倡导的“绿水青山”。更何况,云南还是一个以旅游业为经济主要支柱产业的区域,又有众多少数民族聚居,短时间内集中批量上马电解铝冶炼项目对大气污染的潜在影响及后续的连锁反应,恐怕并不是当地政府所乐见的。从调研了解的情况看,原本阜宁神火项目预计今年9月可以投,现在推迟到了明年6月;大理其亚项目据悉也遭遇电力问题;而云南省铝生产企业原本在丽江和保山的项目也被叫停,大理和昭通的项目也只是上马了原计划的一半产能。如果做大了电解铝蛋糕,却反而失了旅游业蛋糕,这也不是一笔划算的生意。

  第二要考虑原料供应和运输成本问题,云南的电解铝厂从碳素到氧化铝,都还需要依赖外省供应,这无疑会增加原料成本。而云南的铝厂另一大弊端是对外运输的物流成本也过高。云南部分新建产能不通铁路,只能走汽运,运输成本较高,能通铁路的区域运往广东和无锡的运费也不便宜。

  第三要考虑电费和电力供应,云南电费要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以前高的时候5毛多,现在政策支持下也还是在3.5毛上下。而且,政府承诺的优惠电价,在实际落地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政府对部分企业原本承诺的2.5毛/度电价也有提高到2.8毛/度。另外,就云南丰水期的弃水量对应的发电量来看也不过300亿度电,上马100万吨电解铝产能,就需要100多亿度电。当前云南水电供应量能否匹配未来这么大体量的电解铝项目,现在有不确定性。

  第四,地方政府的政策倾斜更偏重铝加工就地转化,与金融机构谈加工类项目融资更容易谈。例如某企业计划于明年6月投产的50万吨电解铝项目,政府给出的指标是希望当地下游转化率要达到80%以上。目前下游投资项目有在谈,但还不多。该企业母公司并入中铝后,在公司经营管理能力及物资采购、银行融资等层面都有了明显的提升,但同时企业自身在成本及盈利考核上的压力也在增大。因此,企业在建设电解铝项目时,对银行融资还是有一定成本顾虑,希望可以寻求产业基金助力。

  所以我们的理解是,云南在逐渐成为中铝第五大铝产业基地的过程中,当地政府的导向应该还是重在一个“衍”字,着力推动的是对电解铝全产业链延伸性的打造,而并非局限在单单电解铝冶炼一个环节。这也是为什么云南冶金及中铝公司会将云南铝产业基地重心放在文山,同时政府要给出80%以上电解铝当地下游转化率的原因。从这个角度也能看到,云南虽然没有诸如《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1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这样的政策明文来限制电解铝生产,但环保问题是植根在当地经济命脉上心照不宣的一根红线。

  3.下游铝加工:寻求产品多元化拓展,地方区域性有增量

  从此次调研下游铝加工企业的产销情况来看,凸显两个特点:

  第一,多数企业都有多元化拓展下游产品线的诉求,希望增厚企业加工利润。有电解铝+铝合金一体的企业征询了102、104、高精铝、小众材例如4系焊材等产品的市场需求前景,也有纯做电解铝的企业想上合金产线的规划。另外,下游铝加工企业也有拓展高端产品线的计划,除了增加铸棒的产量(因为客户增加)及提高铸井深度外,还在规划合金锭和大扁锭的项目。

  第二,节后云南下游型材开工提升,订单增加,但因云南型材加工能力原本就不够,所以只能算是铝加工环节出现区域性增量,对全国的表征意义不大。从下游订单情况看,下游铝加工企业(铝棒及合金锭)的反馈是国庆节之后,云南当地的下游型材厂开工明显在提高,型材厂增加了生产设备,订单有显著增量,但我们认为表征意义不大。云南省内的型材厂主要还是供给民用门窗为主,终端需求总量其实并不大,变动也比较平稳,年需求量大约在40-50万吨,但是受限于省内型材加工能力不够,所以还需要省外采购。这种省内供不应求的失衡,恐怕是推动云南当地型材产出提升的主要原因,而并非实际终端需求有多好。此外,云南40-50万吨对民用型材的终端需求量还是在全国占比太小,不具有太强的表征意义。而从参与调研的山东铝贸易商的反馈来看,今年山东临沂及临朐的型材消费情况都不乐观,越大的型材厂情况约糟糕,越小的反而相对还好,因为小企业运作更灵活。

  4.调研总结:长期产能格局明确,但短期新投节奏不定,对短期铝价并不悲观

  从此次云南铝产业调研情况看,在市场最关心的云南电解铝新增产能问题上,首先中长期产能格局明确,云南电解铝产能增加是大势所趋,这是未来几年内影响国内电解铝供应端的关键变量,另一大关键变量在内蒙古。其次,短期产能投放的节奏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短时间集中批量上马电解铝产能的可能性并不高,因为受到环保、供电能力、原料匹配及运输成本、优惠电价等因素的制约。

  最后,被调研企业对年内11-12月铝价走势较为关心,参加调研的私募基金及贸易商也给出了相应的观点。总的观点认为主要还是取决于铝锭去库速度,如果10月下半月及11月还能恢复较快去库,当前价位或有一定支撑,但12月要重点关注魏桥和信发复产情况。对于明年,因为有供应放量和需求走弱预期,明年开始的铝价预期偏悲观。

  在重点谈到的短期铝价走势上,就当前盘面而言,有机构认为铝价的下跌或已经反映了国内原铝需求差及出口需求受到的中美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后期铝价会不会继续下跌,取决于两点:

  其一,需求端是否崩盘,但是年前来看内需平稳,外需环比存改善可能,边际上需求端中性偏强。内需上,一方面下游消费受到的环保影响已经较为充分,河南地方板带厂开工现在已经压到70%左右,后期进一步下压的空间不大。另一方面,铝今年消费差,其实不是差在终端,是差在原铝和中间环节。今年与铝终端消费相关的玻璃和塑料等消费都不差,但是原铝消费增速低,主要归咎于废铝替代的扩大,以及下游中间环节的主动去库。铝下游加工链条太长,每个环节都在去,影响的需求就会很大。但是现在来看,废铝在经历过去两年的大量使用之后,积蓄率已经较低,后期增量将主要取决于回收率和使用效率,多拆多少建筑门窗,这一点来看废铝对原铝需求的挤压空间在缩窄。而中间环节因为已经处在较低库存,一旦后期宏观没有预期的差,下游主动一补库,这个需求的增量可能会比较可观,但这个补库的时点不好说。另外在外需上,出口铝材按照结构来看,重熔卷影响,年初就开始往下降,但现在继续下压的空间在缩窄,杆、管、型材影响都不大。板带企业出口在经历9月份的环比下降下,10月出口订单预计环比持平,11月出口可能会反弹。这主要是考虑到加工材出口企业和下游厂家之间的关税分担已经谈妥,后续主要就是看美国需求量,预计年底前美国需求边际有增量。

  其二,供应端上,短期供应压力不大,重点关注魏桥和信发的量,乐观点估计他们的量要爬产到12月,供应端边际恢复的速度年前可能会比预期的慢。这又与2015年不同,所以即便需求端还是差,只要短期供应压力不大,那么空头去打的意愿就不会太强。要明确地做下跌趋势,还是要到某个时间节点,供应恢复速度开始快于需求时再做。

  附调研企业具体情况:

  上游氧化铝企业——A企业

  1、企业简介

  A企业位于云南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是该省铝生产企业全资子公司,2006年注册,2008年建设,2012年正式投产,坐拥文山州境内全部铝土矿资源。企业主产冶金级砂状氧化铝,采用高温拜耳法生产工艺,秉承高效、环保、可持续的发展思路。

  2、现有产能情况

  A企业目前拥有一期氧化铝产线设计产能80万吨/年(实际达产可接近100万吨/年),二期产线技改后产能升级至60万吨/年,合计有设计产能140万吨/年,预计今年全年实际产量接近150万吨。

  此外,A企业还有在建电解铝产能50万吨,初步计划明年6月可投产。按照中铝系产能建设要求,电解铝厂建设周期在9个月,氧化铝厂建设周期在11个月,节奏相对比较快。另50万吨目前需要按照电价谈判方案再定,目前尚处在寻求指标和选址的阶段。

  3、原料及成本情况

  A企业坐拥文山州境内全部铝土矿资源,拥有26个矿山探矿权,合计1.13亿吨储量。这其中,企业拥有4个矿山采矿权,目前在采3座矿山。因近两年铝土矿矿权整顿,从探矿权转成采矿权的审批时间在拉长,大约接近1年时间。文山州的铝土矿资源,与中国广西及境外越南隶属同一个矿脉,品位与贵州遵义矿接近,但含硫量比贵州要低很多,碱耗相对更低。企业吨氧化铝碱耗接近130-140kg,接近行业平均水平。

  企业所采铝土矿属于一水硬铝石,主要采用高温拜耳法生产工艺。各矿山品位差异较大,高的铝硅比在8-10,低的接近5,企业入磨铝硅比大约在6.7-7。近两年,企业所使用的铝土矿品位也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但该企业入磨铝硅比还是明显高于山西、河南等产区。文山州的铝土矿主要是鸡窝矿,露天表层矿为主,矿采深度较浅,这也是企业拥有的矿权众多但分散的原因。2017年,企业曾尝试使用进口矿,但因运输成本过高,吨矿(湿吨)从广西防城港运过来大约需要210-220块钱运费,因矿内水分也要算运费,实际干吨矿的综合运费接近300多块钱,因此目前主要使用的还是当地矿。

  从A企业财务部门了解,其每吨氧化铝的完全成本(含税)接近2400多块钱,现金成本(含税)接近2000多块钱。在该企业母公司并入中铝之前,即便氧化铝价格跌破成本,企业也很难减产,因为该企业生产的氧化铝需要满产来保障母公司电解铝项目的原料供应,事实上其母公司电解铝项目除了需要A企业满产供应外,尚存缺口需要外采。所以,以往A企业的盈利考核还是在其母公司整个业务大盘子里进行。但是,在去年该企业母公司并入中铝之后,A企业自身的成本及利润考核均有了明确的指标红线,这也成为了当前中铝系企业积极降本增效的主要驱动,A企业也不例外。

  4、销售情况

  A企业所产氧化铝全部销售给母公司国贸公司,每月接近13.5万吨产量,主要销往云南省内3个地区,分别是建水、蒙自、阳宗海,销售给母公司内部电解铝企业包括涌鑫、淯鑫、泽鑫、大理溢鑫等。目前A企业氧化铝产量不能完全满足其母公司内部需求,其母公司当前运行电解铝产能接近260万吨。按照云南当地水电供应量估算,A企业预计其母公司远期电解铝产能大概率接近400万吨,再加之A企业本身明年6月计划投产50万吨电解铝产能,届时云南电解铝产能需要更多依赖临近省份例如广西(防城港、平果、华银、信发)和贵州的氧化铝供应。

  5、与A企业交流感受

  第一,在政府政策倾斜及中铝公司战略布局下,云南目前已经成为中铝除内蒙古、山西、广西及贵州以外的第五大铝产业基地,而文山则计划打造成云南铝基地的产业链衍生腹地。A企业计划于明年6月投产的50万吨电解铝项目,原本落地在广西的百文园区,云南给电,广西给矿。但是基于国务院给云南在有色产业特别是铝衍加工项目的重点规划,以及云南省政府主打的“绿色能源、绿色食品、绿色健康的生活目的地”3张牌,铝产业链衍生产业的打造就成为从地方政府到A企业母公司的战略重心。A企业母公司并入中铝后,云南铝产业链衍生基地就落地在了文山州,未来中铝的远期规划是在云南打造出千亿级的铝全产业链。

  第二,尽管远期规划凸显当地政府及产业主体的决心,但是现实面临的问题并不少。例如,A企业所在地是云南不通铁路的地方,货源全部只能走汽运,原料及成品运输成本较高。其次,地方政府的政策倾斜更偏重铝加工就地转化,与金融机构谈加工类项目融资更容易谈。A企业计划于明年6月投产的50万吨电解铝项目,政府给出的指标是希望当地下游转化率要达到80%以上。目前下游投资项目有在谈,但还不多,主要以铝棒、电缆、焊丝、A356(其母公司主打产品)等为主。

  第三,A企业母公司并入中铝后,在公司经营管理能力及物资采购、银行融资等层面都有了明显的提升,但更重要的恐怕还是企业自身在成本及盈利考核上的压力增大。A企业50万吨的电解铝项目,目前在银行融资层面有一定成本顾虑,并有意仿照此前驰宏锌锗项目,寻求产业基金分阶段投入分享短平快的收益。

  中游电解铝企业——

  B1企业:

  1、企业简介

  B1企业坐落于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羊街工业园区,同样是该省铝生产企业全资子公司,主营产品包括重熔用铝锭、A356.1、A356.2、AC4B、ADC-12等十余种合金扁锭,是云南省“国家环境友好企业”。

  2、现有产能情况

  企业现有电解铝产能33.5万吨,合金产能26万吨,其余铸锭。今年10月份预计再上15万吨大扁锭(流向下游板带材),减少部分合金产品,计划后期该企业铝水资源全部做到合金化。企业电解槽规格为420KA,吨铝电耗不到13000度。在槽子检修时限上,母公司给B1企业定的指标是2700天。关停一个420KA电解槽的重启费用大约接近100多万元,涵盖原料、人工等费用。

  3、原料及成本情况

  上游原料依赖A企业氧化铝供给,也有部分中铝内部外采,如广西和贵州来外采,另外该企业和广西信发也有订单量。在预焙阳极供应上,B1企业有自己的碳素厂(源鑫碳素),碳素年产能60万吨,基本可满足企业所需。中铝内部也有碳素厂,也可调剂供应。

  在电力成本上,云南和其他西南产区类似,以水电供应为主,丰水期为每年4月-10月,电价大约在3.1毛/度,枯水期为每年11月-次年3月,电价大约在3.6毛/度,平均下来3.3毛左右(此数据来自A企业调研信息)。B1企业谈及近几年平均电价在3毛多一点。另外,目前云南新建电解铝项目据说是可以给到2.5毛,存量电解铝项目电费将向2.8毛靠近。不过,从A企业了解的情况,其将于明年投产的50万吨电解铝产能原本是可以给到2.5毛电费,但是目前也只能谈到2.8毛。

  4、下游销售情况

  B1企业所产合金及铸锭销售全部交给该企业母公司国贸公司,由国贸公司直接与下游签单,该国贸公司也会供应中铝国贸。A356都是年度长单合同,定价按照每月26日-次月25日月均价,加工费区间大约在600-900元/吨。从企业到广西钦州港走海运的话,运输周期容易拉长,企业会因此承担价格风险。另外,合金产品从企业当地拉往无锡的铁路运费大约接近400块钱。企业合金产品利润较薄,据悉不到100-200元/吨。有时合金和铸锭价格倒挂也在正常供货,主要是为维持与下游客户长期稳定的业务规模。

  5、与B1企业交流感受

  第一,企业有调整目前合金产品线的诉求,征询了102、104、高精铝、小众材例如4系焊材等产品的市场需求前景,希望增厚企业加工利润的意愿较强。

  第二,从B1企业侧面了解了云南当地电解铝新增产能之所以投产缓慢的原因,主要还是受制于政府层面的环保压力。即使云南省政府打出“绿色能源”的牌,也还是要服从国家政治大背景所倡导的“绿水青山”。更何况,云南还是一个以旅游业为经济主要支柱产业的区域,又有众多少数民族聚居,集中批量上马电解铝冶炼项目对大气污染的潜在影响及后续的连锁反应,恐怕并不是当地政府所乐见的。从A企业了解的情况亦是如此,阜宁神火项目(目前在建)预计要到明年6月才会投出来,大理其亚项目(目前也在建)据悉也遭遇电力问题。此外,A企业母公司原本在丽江和保山的项目被叫停,大理和昭通的项目也只是上马了原计划的一半产能。如果做大了电解铝蛋糕,却反而失了旅游业蛋糕,这也不是一笔划算的生意。所以,云南在逐渐成为中铝第五大铝产业基地的过程中,当地政府的导向应该还是重在一个“衍”字,着力推动的是对电解铝全产业链延伸性的打造,而并非局限在单单电解铝冶炼一个环节。这也是为什么云南冶金及中铝公司会将云南铝产业基地重心放在文山,同时政府要给出80%以上电解铝当地下游转化率的原因。从这个角度也能看到,云南虽然没有诸如《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1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这样的政策明文来限制电解铝生产,但环保问题是植根在当地经济命脉上,心照不宣不能轻易触碰的红线。

  B2企业:

  1、企业简介

  B2企业坐落于云南省曲靖市沾益电铝一体化产业园区内,企业前身为云南东源煤业企业曲靖铝业有限公司,建厂至今十余年,现在同样是该省铝生产企业全资子公司,也是省内目前单体的电解铝企业。主营铝锭和铝水,铝锭产品主要分为普铝(含铝量99.7%)和高品铝(含铝量99.85%以上),铝水主要供给该企业周边铝下游加工厂。

  2、现有产能情况

  企业目前拥有38万吨电解铝产能,其中240KA规格的产能在15万吨/年,电解槽246台;350KA规格的产能在23万吨/年,电解槽240台。目前企业维持满产状态,即使槽况不好,但在当前市场情况下,能挺就挺。企业主要特色在高品铝,年产量大约接近5万吨,也可以针对下游个性化定制生产低金属元素的高品铝。企业铝水供应比例据悉是全省最高水平,大约接近20万吨。企业所产的原铝铁含量标准在铝行业内居前,行业平均一般在0.13%-0.15%,但该企业可以做到0.07%。原因在于,氧化铝粉优质,阳极更换积极,以及电流效率较高。

  3、原料及成本情况

  上游原料氧化铝主要依赖文山和广西供应,文山汽运,广西铁运。阳极碳素依赖红河州的源鑫碳素厂及企业配套碳素产能,不需要外购。企业电费去年平均接近3.67毛/度,今年迄今平均电价接近3.2毛/度,但全年平均电价可能也会在3.5毛/度以上。

  4、下游销售情况

  企业所产普铝主要销往华南,汽运费大约在320元/吨,铁运费不到300元/吨。企业所产高品铝主要销往湖南,主要流向烟花爆竹(燃芯)、助燃剂等终端需求。定价上,高品铝一般升水普铝120元/吨。

  5、与B2企业交流感受

  第一,企业有上合金的初步意愿,但具体项目未定。企业上合金的计划,也并不是来自当地政府或其母公司关于合金化率的硬性指标规定。目前该企业有闲置的车间和设备及人员,希望上马合金项目,是想提高企业生产效率,增厚企业利润。

  第二,企业对铝价11月和12月价格走势较为关心,参加调研的私募基金及贸易商认为主要还是取决于铝锭去库速度,如果10月下半月及11月还能继续去库,当前价位或有一定支撑,但12月考虑到魏桥和信发产量的修复,对后市并不乐观。

  下游铝加工企业——

  C1企业:

  1、企业简介

  C1企业与B2企业位于一个铝工业园区,依托B2企业的铝水资源,主营6系列铸棒(6063、6061等),下游主要流向民用建材及工业配套。

  2、现有产能情况

  企业目前主营6系列挤压用圆铸棒,年产能接近6-7万吨,也有少部分压铸合金A356正在尝试对外推广。之所以A356还没有量产,主要是因为A356.2对铝液的含铁量要求较高,需要控制在0.08%以下,但目前B2企业还没有承诺可以给C1企业稳定供应含铁量符合要求的铝液。

  3、原料及成本情况

  企业生产铝棒既使用原铝,也使用废料。一般铝型材厂从铝棒厂购买铝棒加工型材时会产生大约18-20%的边角料,这部分废料被称为回头废料,因为型材厂一般都会拿回铝棒厂做换购加工。这种废料也叫做白料,品质基于与铝液相当。还有部分是使用社会废料,这部分据企业称用量较小,因为社会废料含量较为复杂,会影响重熔铸棒的杂质含量。而且,社会废料也主要是来自建筑门窗拆卸,云南当地建筑门窗拆卸数量不多,但用量却不少。从企业厂房外围堆放的废料来看,同时结合此次参加调研的贸易商观点,该企业实际使用废料的比重应不低于20%。

  此外,企业用气量并不高,每吨铝棒大约消耗天然气10方以下到20方,因为使用中缅气,成本相对便宜,约在3.09元/方,低于内蒙古的3.2元/方。另外在铝包铝渣归属上,属于铝厂。如果能属于棒厂,每吨会有50-60元/吨的额外盈利。铝厂槽子状况较差的情况下,甚至会有100-200元/吨的收益。

  4、下游销售情况

  企业所产铝棒主要销往省内及广东佛山,占比上对半开。流向下游70%是民用建材例如门窗料、幕墙及装饰件等,30%是工业配套需求。流向工业材不多的原因是,单子体量太小,变相增加运输成本。销售模式上,对下游签全年长单,定量定价,价格基本按照月均价定。因为企业与上游铝厂的铝液定价也是按照月均价,这样就可以做到现货端自然对冲,稳定加工利润,目前该企业据称有较好盈利。企业所产铝棒销往广东的汽运费大约逾300元/吨,直接对下游。一般夏季前后云南蔬菜水果运往广东较多时,企业运费偏高,反之偏低。

  C1企业对下游账期视订货量、回款速度而定,一般对熟识的企业会有3-7天账期,新企业要求现款现货。该企业在采销方面存在一定压力,因为买铝水需要预付,国庆期间一次预付了7天,但下游又存在账期。

  5、与C1企业交流感受

  企业有拓展高端产品线的计划,除了增加铸棒的产量(因为客户增加)及提高铸井深度外,还在规划合金锭和大扁锭的项目。希望上马合金锭,主要是因为铸棒和A356方棒的铸井及炉子都可以通用,除了模具外,其他生产设备都不冲突。目前企业在合金锭项目上,已经处在设备选型和厂地布局阶段,预计今年内计划动工建设。企业对A356的消费空间也较为乐观,认为广东和重庆都有容量。此外,企业也在考虑1、3、5系的大扁锭项目,其认为西南有较大的消费空间,而且云南引入电解铝项目,也会有比较确定的导电大母线需求。

  C2企业:

  1、企业简介

  C2企业与B2 企业及C1企业均位于曲靖市沾益电铝一体化产业园区内,企业成立于2013年5月,目前已建成年产20万吨铝合金生产线,主营产品包括高品质纯铝棒、铝合金棒(1070、2A12、2A11、2024、2017、2014、5A02、5083、6063、6060、6061、6082、7A04、7A09、7075等特种工业用铝棒、铝型材料),高品质铝合金锭(标准七号锭,标准ADC12,环保ADC12,ADC10,ADC6,A380,A360,lm6,氧化铝锭、高温铝等各种牌号合金铝锭)。C2企业现已成为云南省规模的铝合金生产、加工、经营综合性企业。

  2、现有产能情况

  C2企业铝合金产品年产能接近20万吨,满产时1.7-1.8万吨/月,目前在1.2万吨/月。

  3、原料及成本情况

  企业生产铝棒同样既使用原铝,也使用废料。废料使用量大约接近2000吨/月,废料使用比例接近17%。

  4、下游销售情况

  企业铝棒一半销往广东,其余销往贵州、云南、越南等地,也有少部分到广西,到广西的量在减,因为广西本地的铝棒厂在增加。运费上,从曲靖到佛山汽运费大约在300块钱,但时间快,20多个小时就可以到。曲靖到无锡的运费需要500块钱。

  企业所产铝棒在云南省内全部是直接到工厂,省内省外加起来直接到工厂的大约占到一半。在广东东莞也是直接到工厂,除此以外还有到贸易商指定的工厂。在销售定价模式上,省内及广东都是签长单,零单较少。因为企业从上游采购铝水是按照月均价,所以对下游也基本按照月均价结算,可以天然对冲价格风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企业常备铝棒成品库存有2000吨,比其他同行高出不少。之所以留出较高的成品库存,企业主要是基于自身销售模式的调整。以往企业与下游签单都有账期,相当于是给下游垫款。而常备更多的成品库存后,企业就希望可以通过一定程度让价及更快捷发货,促使下游按照现款现货的方式来采购。这也是目前铝棒厂在对接下游销售时的一个大势所趋,希望能加快资金周转,减轻资金压力。

  5、与C2企业交流感受

  第一,从下游订单情况看,企业的反馈是国庆节之后,云南当地的下游型材厂开工明显在提高,型材厂增加了生产设备,订单有显著增量,但我们认为表征意义不大。云南省内的型材厂主要还是供给民用门窗为主,终端需求总量其实并不大,只有40-50万吨/年,但是受限于省内型材加工能力不够,所以还需要省外采购。这种省内供不应求的失衡,恐怕是推动云南当地型材产出提升的主要原因,而并非实际终端需求有多好。此外,云南40-50万吨对民用型材的终端需求量还是在全国占比太小,不具有太强的表征意义。而从参与调研的山东铝贸易商的反馈来看,今年山东临沂及临朐的型材消费情况都不乐观,越大的型材厂情况约糟糕,越小的反而相对还好,因为小企业运作更灵活。

  第二,企业对期货等金融工具及资金融资方面存在一定诉求。在谈及期货价格时,企业表现出较高的兴趣,其对期货市场的认识尚在初级阶段,目前也并未提出明确的应用期货工具的需求点,但由于企业长单供应广东,也希望能够学习其生意伙伴,对于了解和熟悉期货价格及工具具有较强的意愿。此外,企业因为常备铝锭库存较高,也存在这部分资金盘活的诉求。据悉目前新疆铝棒厂全部采用金融机构托盘方式盘活在途货值,因为新疆到内地运输时长过长,基本都需要1周到10天,中间资金费用损耗过大。

  贸易企业——

  D企业:

  1、企业简介

  D企业是云南省铝生产企业下属贸易公司,是其母公司氧化铝、碳素、铝锭、合金及其他铝加工产品的采销平台。其母公司经历了1970年-1998年的初始发展阶段,1998年-2018年的持续发展阶段,自2018年至今开始进入中铝体系之后,进入高质量快速发展阶段。2018年5月27日云南省政府与中铝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今年1月1日D企业母公司正式并入中铝,并全部引入中铝公司管理模式。中铝对D企业母公司的整体规划是目前400-500亿的资产规模在未来3-5年将翻一番,达到千亿规模。

  2、现有产能情况

  D企业母公司一直在完善产品产业链条,从单一电解铝产品,到目前已经发展为铝土矿-氧化铝-电解铝-铝加工,以及碳素制品等配套原料的铝全产业链产品线。母公司目前拥有氧化铝年产能160万吨,碳素年产能80万吨,阴极年产能2万吨,铝加工年产能70万吨。

  D企业母公司共有7个电解铝厂,每家产能规模在30万吨上下,去年运行产能210万吨,今年现在运行产能接近260万吨。今年新投项目主要是大理鹤庆的溢鑫(规划产能45万吨,目前已投产逾20万吨,剩余产能计划明年投产)和昭通的海鑫(规划产能70万吨,目前已投35万吨,另35万吨产能计划明年投产)。电解槽在98年技改后先是升级到200KA,现在已经涵盖240KA、300KA、350KA、400KA、500KA等多种规格。从电解铝向下游的衍生是母公司未来规划的大趋势,目前下属电解铝子公司中有的也实现了100%全部合金化,有的也有50%合金化。

  3、原料及成本情况

  D企业母公司氧化铝产能在文山,碳素产能在文山和本部。氧化铝产能自给率接近40%,其余60%通过中铝和外部调配采购,后期中铝广西防城港项目出产后也会往云南来。

  云南地区电解铝厂的综合电耗指标在行业内居前,吨铝电耗仅在13100-13200度,行业内可排到前1、2位,但电费较高,全年平均下来大约在3.5毛上下。

  4、采购销售情况

  D企业母公司作为上市公司,各部位独立经营。贸易平台上有三大平台对接下属子公司,其中D企业负责氧化铝和碳素统购统销,并按市场化定价。除D企业外,还有两家分别负责除氧化铝和碳素外配套原料的采购,以及其他物资的采购。

  D企业每个月有8万吨铝锭在对外销售,主要销往广东、广西和重庆。铝锭销售体量,一般都是升水销售。现在还有99.85高品铝,未来也会出99.9铝锭。

  D企业对下游结算都是按照先款后货,企业对接的下游订单情况尚可。

  5、与D企业交流感受

  我们从D企业侧面了解了云南电解铝新增项目的投产情况,从国家战略层面要高质量发展的导向,云南走水电铝的大方向没有问题。目前包括D企业母公司下属的子公司,神火,其亚,以及魏桥可能转移的200万吨产能,云南电解铝产能远景规划可能会超过600万吨,但是实际落地过程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这主要存在几个不利因素:

  第一要考虑环境容量,目前D企业母公司分布在云南各地的几个电解铝厂都是30万吨上下,不像魏桥走规模化经济。规模化有非常大的经济效益,但是云南现有的铝厂很重视环境,绿化和环保都非常重视。未来如果短时间上马这么多项目,环境容量是否能够承受。

  第二要考虑原料供应和运输成本问题,云南的电解铝厂从碳素到氧化铝,都需要依赖外省供应,这无疑会增加原料成本;而云南的铝厂另一大弊端是对外运输的物流成本也过高。

  第三要考虑电费和电力供应,云南电费要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以前高的时候5毛多,现在政策支持下也还是在3.5毛上下。另外,就云南丰水期的弃水量对应的发电量来看也不过300亿度电,上马100万吨电解铝产能,就需要100多亿度电。当前云南水电供应量能否匹配未来这么大体量的电解铝项目,现在有不确定性。而且,政府承诺的优惠电价,在实际落地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综合来看,云南发展水电铝的长期趋势相对明确,但短期投产节奏需要谨慎对待。

(责任编辑:静静)
上一篇:

文山州铝产业发展研究中心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