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世铝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世铝网  >  铝业资讯  >  行业聚焦  >  正文

对美铝制产品出口飙升350% 澳洲险成特朗普征税目标

2019-06-04 08:45:14 来源: 第一财经

  各种迹象表明,墨西哥并非特朗普政府近期唯一考虑对其加征关税的盟友。

  据美国媒体报道,多位知情人士透露,上周特朗普政府曾考虑对来自澳大利亚的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但在美国国务院等部门的强烈反对下,才决定暂时不采取行动。

  据悉,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等高级贸易智囊均赞同这一关税,并认为可以以此对过去一年中大量流入美国市场的澳大利亚铝制产品进行回应,但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则指出,此举恐令美国失去重要盟友并将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此前,美国政府对全球大部分国家都提高了钢铝关税,而澳大利亚是全球唯一一个被无条件、全面豁免的国家。因此,在美国国内产能增长有限情况下,澳大利亚出口美国的铝制产品激增。

  美方数据显示,2018年澳大利亚对美铝产品出口同比增长了45%;而与2018年同期相比,2019年前三个月,澳大利亚对美铝出口量更是激增了350%。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曾任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其间常年负责应对金属行业的“双反”官司。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美国,钢铝等金属行业都属于夕阳产业,其辉煌时代在上个世纪50年代之后就已经结束了,而这几十年,美国的冶金行业只能靠贸易保护主义为生,产能恢复无望。

  图为美国伊利诺斯州花岗岩城的格兰奈特城(钢铁)厂,该厂的热轧带钢生产线在2018年被重新启用。

  为了关税连盟友都不顾了

  去年3月8日,特朗普政府宣布,由于进口钢铁及铝制产品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对进口钢铁及铝制产品分别征收25%、10%的关税。当时,除了澳大利亚之外,美国还有条件地暂时豁免了其他几个经济体的钢铝关税。

  被美国完全豁免钢铝关税的澳大利亚,在相关产品出口方面与欧洲、亚洲的出口商相比,获得了较大的比较优势。如前所述,澳大利亚对美铝产品出口随后出现了大幅增长的现象。

  不过据美国地质调查局数据,总体而言,澳大利亚仍是美国相对较小的铝供应国,截至今年5月,其对美国出口的铝制产品仅占美国总进口额的6%。

  尽管如此,莱特希泽和白宫经济顾问纳瓦罗等人还是对向澳大利亚加征关税的计划表示了赞同。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加拿大和墨西哥已可以正常对美出口钢铝产品,并免于受到关税威胁。

  在国会针对美国总统在关税方面权力过大的不满声中,特朗普政府以取消钢铝关税的妥协举动,试图为国会通过《美墨加贸易协定》(USMCA)铺路。

  5月1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声明表示,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对取消加征钢铝关税一事达成一致。作为互相妥协,各方同意建立一个防止钢铝进口激增的机制,来对钢铝贸易进行监督。

  USTR在声明中指出,如果监控到某些特定钢铝产品进口激增的情况,美国可能会重新对这些钢铝产品加征关税,而加拿大和墨西哥的任何反制措施,则必须仅限于钢铝产品。

  另外,白宫已在5月16日宣布,对土耳其进口钢铝征收的关税将从50%下调至25%。

  夕阳产业产能恢复无望

  此前,根据美国《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美国商务部对进口铝制产品启动了是否损害美国国家安全的“232调查”,并在公布调查结果中认定其有损美国国家安全。

  美国商务部在该报告中给出的理由是:包括2016年,美国原铝产量约为2015年的一半,且产量在2017年还在进一步下降;同时,美国铝冶炼厂的产能仅43%,年产量为785000吨;而在2013年,美国的产量还在每年200万吨左右。

  美国商务部指出,自2012年以来,已有6家铝冶炼厂关闭,这些冶炼厂拥有3500名工人,而铝行业的就业岗位也在急剧减少:2013年至2016年间,从约13000人降至5000人,下降了58%。

  为此,目前仅剩的5家铝冶炼厂中,只有两家还能满负荷运转。而这5家冶炼厂中只有一家可以生产关键基础设施和航空航天应用中所需的高纯铝。

  美国商务部指出,如果这个美国冶炼厂关闭,那么美国将没有足够的国内供应商来对关键的国家安全需求进行供给。

  不过,美方推出的钢铝关税,在不少国家看来,从本质上来说无非是一种贸易保障措施,而在推出一年多以来,除了扰乱美国国内钢铝产品市场价格之外,并未能在恢复产能方面有多少贡献。

  数据显示,自钢铝关税生效以来,美国热轧钢市场价格从每吨600美元上涨至每吨900美元。此前福特方面在2018年底时表示,提高钢铝关税已使福特汽车制造商的利润损失超过10亿美元。

  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美国的冶金行业已经走过辉煌期。以钢铁行业为例,其辉煌的百年历史是在1850年~1950年,随后日本、联邦德国、韩国等国分段崛起。而近几十年,美国钢铁业基本上就在靠打官司为生,其策略就是利用法律程序进行扯皮,虽然打不赢,但是可以配合关税来保护该行业,靠贸易保护主义为生。

  目前美国铝业方面的保护路径也与钢铁业类似。譬如,实际上美国铝制产品生产企业早在20多年前就主动退出了附加值较低的铝箔生产,转而生产利润较高的铝材产品,因此美国铝箔产量的下降和市场份额的减少是美国企业的商业选择,而非由进口铝箔导致。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高级研究员鲍恩(ChadBown)则在一份报告中也指出,自2009年开始,美国政府逐渐加强对美国铝业实施贸易保护。

  鲍恩指出,与一直受到保护的美国钢铁业相比,铝业在2009年开始才加入被美国政府特殊关税保护的阵营。

  根据鲍恩的计算,到2017年底,有15%对美出口的铝制产品被美方予以“双反”调查。他指出,在特朗普对其征收10%全球进口铝关税的国家中,受此影响最大的是加拿大。

  而通过此次澳大利亚对美铝产品出口激增也可以看到,美国在国内恢复铝业大规模产能的想法恐将落空。

  周世俭表示,美出台钢铝关税有两个目的:保护就业和国防原因。

  在就业方面,要考虑到几十年前在美国这是一个劳动密集型行业,存在大量离退休人员,其工厂负担很重,需要通过不断扯皮打官司来对该行业进行保护;从国防原因方面说,美方也需要保持一定的产能。然而这样的关税最终还是会影响美国的就业率,并损害广大美国消费者的利益。

(责任编辑:静静)
上一篇:

消息人士:全球生产商对三季度日本铝升水的报价为115-120美元/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