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世铝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世铝网  >  铝业资讯  >  行业聚焦  >  正文

海德鲁Alunorte事件的市场影响分析

2018-12-29 08:33:57 来源: 中国有色金属报

  2018年,海德鲁公司巴西Alunorte事件(以下简称“海德鲁事件”)扰动海外氧化铝市场,氧化铝价格波荡起伏,海外供给紧缺局面愈加严重,同期也推动着铝价过山车式变化。氧化铝贸易流向发生剧烈变化,中国从氧化铝主要进口国摇身一变成为氧化铝出口大国。

  根据复产协议及海德鲁相关报告,市场预期的四季度最早复产时限已基本无望。海德鲁公司认为最迟会在2019年二季度,而市场中乐观预期一季度也存在复产可能。

  海德鲁复产不确定性因素较大,2019年三季度复产,甚至2019年无法复产的可能性都存在。预计2018年中国氧化铝出口将近135万吨,2019年,海外市场短缺仍存在,预计中国仍会有70万~90万吨的氧化铝出口量。

  预期海外市场明年维持短缺

  CRU最新研究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氧化铝市场短缺格局相对去年有所转变。2017年,国内氧化铝供给过剩,海外氧化铝供给缺口较大。2018年则是国内外均呈现短缺态势。预计2019年氧化铝供求态势为中国市场过剩,海外市场维持短缺。

  2018年,全球氧化铝十大生产商中,中国占据五席,实际产量达到5260万吨左右,占据国内主要的市场份额。海外氧化铝主要有五家大生产商,实际产量近3900万吨。其中,美国铝业产能主要布局在澳大利亚和巴西;力拓集团产能主要布局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俄铝产能布局较零散,俄罗斯境内产能布局相对占比较大;海德鲁拥有世界的单体氧化铝厂——Alunorte氧化铝厂;南拓32公司主要氧化铝产能分布在澳大利亚。

  海德鲁的铝资产板块介绍

  海德鲁于1905年正式成立,在“一战”后成为挪威工业巨头。“二战”时期,行业地位受到一定挑战。但是二战后,海德鲁积极重建,并积极拓展新业务。上世纪70年代,开启了国际扩张步伐;80、90年代,扩大石油、铝板块业务。2007年,公司重组,完成转型。海德鲁在巴西的铝资产包括两个铝土矿资产(所有权占比5%的MRN及所有权占比100%的Paragominas),一个氧化铝资产(所有权占比92%的Alunorte),及一个电解铝厂(Albras)。其余电解铝厂主要分布在挪威、澳大利亚、卡塔尔等地区,总体来看,海德鲁的全球业务范围广。

  海德鲁事件重要节点全回顾

  2018年2月16日,超常暴雨,Alunorte被报道存在赤泥库水体泄漏和污染(内外部调查皆予以否认);

  2018年2月27日,巴西帕拉州环保机构SEMAS正式通知Alunorte减产50%,次日地区法院发出限产通知;

  2018年3月2日,海德鲁宣布遇到不可抗力;

  2018年3月19日,新的额外泄漏点被发现,海德鲁公开道歉,并表示将投入资金进行技术改造;

  2018年9月5日,海德鲁官方表示“里程碑”式复产协议签订;

  2018年10月3日,海德鲁意外宣布全面停产,并更新不可抗力声明;

  2018年10月6日,巴西联邦环保局IBAMA批准使用压滤机技术,海德鲁表示将尽快将产能恢复;

  2018年10月9日,海德鲁表示两周内产能恢复至50%;

  2018年10月26日,巴西联邦环保局IBAMA解除Alunorte部分区域的禁运;

  2018年11月26日,巴西坎皮纳·格兰德联邦大学研究团队进行的计算机模拟试验研究,提供有利于Alunorte复产的主要结论。

  海德鲁事件影响

  海外市场价格波动的核心

  2018年,海外市场纷纷扰扰的事件,都是围绕着海德鲁事件展开。2~3月,海德鲁氧化铝厂所在地遭遇暴雨袭击,被曝出泄露污染,并正式通知减产。海外氧化铝FOB报价开始上扬。4月,美国制裁俄铝事件曝出,海外氧化铝价一路狂飙。在巴西最高有800美元/吨的成交价曝出。随着俄铝事件缓和,海德鲁减产影响被市场消化,海外氧化铝报价随之下调。8月,海德鲁官方表示复产或延迟至2019年年中,再度引发市场担忧。同期,美铝西澳工厂出现罢工,造成澳洲氧化铝生产、发货延迟。海外氧化铝报价再度上涨。9月底,西澳罢工结束伴随着海外氧化铝报价的下调。10月初,海德鲁一份全面减产通知引发剧烈影响,氧化铝价随之上扬。但几天后,由于技术限制缓解海德鲁产能恢复,氧化铝价也随之一路走低。每一次价格的启动,都与海德鲁事件密切相关。

  LME铝价单日走势影响较大

  氧化铝市场作为电解铝市场的上游,它的波动必然引发下游市场的波动。将海德鲁事件时间线与LME3月铝价结合分析,可以发现该事件对电解铝市场并未产生长期趋势性的影响,仅产生交易K线日内的大幅波动。以2018年10月3日的成交K线为例,海德鲁全部停产消息曝出,引发了价格的快速大幅上涨。但是,2018年,LME铝价更多受制于基本面,即整个经济形势不乐观,下游消费需求难以提振,价格很难形成趋势性的上涨。

  海德鲁事件引发的海外市场价格波动,更是给中国的氧化铝进出口市场带来了剧烈的变化。海德鲁正式停产50%产能后,海外氧化铝价不断攀升。以广西地区氧化铝均价为基础价格,发现出口窗口在4月初左右开启。企业进行氧化铝出口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存在。这基本与出口数据吻合,2018年5月,我国氧化铝由净进口转变为净出口,且出口数量逐月变大,在10月份基本达到出口高峰,10月底,氧化铝出口窗口已经关闭。海关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前10个月,中国共出口氧化铝近99.9万吨,预计2018年中国出口氧化铝将近135万吨。

  中国成为氧化铝净出口国

  根据海关数据整理,10月,我国氧化铝净出口41万吨左右;1~10月,氧化铝累计净出口54万吨左右;可以看出大部分氧化铝出口在10月完成。而在2017年同期,氧化铝累计净进口为246万吨左右。分国别的统计来看,10月,我国对冰岛出口氧化铝数量最多,为10.21万吨。冰岛的氧化铝一直从巴西进口,可能的情况是,海德鲁10月的停产影响了电解铝企业的正常生产采购需要。同时,中国对印度、马来西亚、阿联酋的出口数量也较大,分别为3.68万吨、8.88万吨、8.7万吨。随着海外氧化铝FOB报价的提高,中国企业出现出口利润,对出口定价有一定的自主性,引发了和澳洲出口氧化铝的竞争。其次,企业与企业之间存在换货的情况。阿联酋地区之前的进口来源国主要是哈萨克斯坦。

  电解铝厂正常生产预期受影响

  氧化铝生产端和需求端“两极”状况,决定了电解铝厂的长距离物流和供应保障一旦出现问题,将影响电解铝企业的正常生产预期,间接导致氧化铝现货市场采购价格大幅波动。巴西产量减少,欧美电解铝企业生产原料无法得到保障。欧美电解铝厂生产多进行现货采购,海外市场生产能力不足,氧化铝厂优先保障长单供应,造成了更大的现货缺口。同样,北欧以及中东地区有部分电解铝厂正在建设准备投产,需要氧化铝的供应。随着海德鲁事件的拖而未决,这些投产行为应该会放缓。

  事件未来走向

  两次停产原因各有不同

  Alunorte第一次停产,因为不可抗力,但是有发生泄漏。因此海德鲁必须为工厂环保改造以及巴西当地社会可持续发展进行必要的投入。第二次停产,纯粹出于政府限制,根据海德鲁官方消息,赤泥堆完成处理技术能力改造后,效率提升4~5倍,维持现有产量处理能力尚可。据了解,Aluntore新的赤泥2堆场使用芬兰奥图泰Outotec Larox FFP 3512压滤机技术,过滤面积达991立方米,未来满足630万吨/年氧化铝产能,最少装备16台这类型压滤机,占地面积超4000立方米。此外,奥图泰的压滤机装备并未全部安装到位,作为新一代压滤机技术存在一定环保和技术问题担忧,政府从环保角度的顾虑也是事出有因。海德鲁在二季度报中表示,2019年二季度末会达成复产,也有分析机构认为明年一季度末存在复产可能性。

  复产关键仍在于企业与政府的博弈

  海德鲁事件未来的走势,应当从四个方面来看。

  首先是社会发展层面。第一,海德鲁对巴西当地地区社会可持续发展投资要持续进行;第二,环境影响问题仍是博弈关键,氧化铝生产过程中可能造成的潜在环境问题不容忽视;第三巴西发展的阶段性问题,巴西经济发展阶段是从速度向质量的转变过程,政府本身有一个艰难的选择。

  其次是生产技术层面。海德鲁三季度报显示,公司内部负责人员认为生产技术改造受限会延迟复产计划。而压滤技术的稳定性为生产提供了保障,但是1号赤泥堆场其实并未完成完全的技术改造。

  再次是环保项目的推进。海德鲁有两项明确的时间推进表:水库容量提升计划2018年底完成,水处理设施2019年二季度完成。

  最后是政府层面。环保部门与法院方面需取得对海德鲁一系列措施的一致认可。政治、法律程序的复杂性不容忽视。政府对事件影响的担心,是否会产生连锁反应,对其他在巴西布局的氧化铝厂会有怎样的影响,撤出投资如何应对等问题。

  复产充满不确定性

  海德鲁事件妥善处理,应该有几方面的标志:首先是巴西新政府环保与发展政策落地;其次是海德鲁社会、环保改造与投资协议落实;再者是生产技术完成迭代改造;最后是海德鲁方面撤销不可抗力声明。

  海德鲁事件得到妥善解决的几个标志情况中,生产技术完成迭代改造与其产能扩张计划密切相关,也可能是海德鲁能与巴西政府进行博弈的筹码。

  综上所述,乐观估计,海德鲁事件将在2019年二季度末得到解决;保守估计,2019年三季度得到解决;悲观估计,2019年难以解决(巴西新总统政策的不确定性考虑)。预期2019年海外缺口将仍然存在,中国氧化铝生产商填补市场空缺市场机会较大,2019年,中国将有70万~90万吨氧化铝出口。

(责任编辑: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