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世铝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世铝网  >  铝业资讯  >  行业聚焦  >  正文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2018-03-12 08:28:16 来源: 齐丁有色

  核心观点


  3月8日,特朗普宣布将对进口铝产品征收10%的关税,加拿大和墨西哥暂时得到豁免,并给予其他国家谈判空间。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美东时间3月8日特朗普签署关税协议,决定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将在15天后正式生效。加拿大和墨西哥得到暂时性豁免,美国其他的安全及贸易伙伴则可通过谈判避免征收。加拿大和墨西哥2016年对美出口铝产品共281万吨,占美国全年铝产品进口量的47%,豁免弱化了关税政策对全球铝产业的冲击,同时其他国家也存在豁免可能性,实际影响或较此前市场预期更为温和。


  美国提高铝进口关税的论调早已有之,经济层面的根源在于其自身原铝产业的不断萎缩。早在2011年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就曾裁定,对中国进口铝制挤压型材征收约33%的反倾销税,后来美国商务部又陆续对中国部分铝产品发布加征进口关税的声明。除了政治层面的考虑,提高铝进口关税也有一定经济层面的根源,2016年美国铝产品的表观需求约930万吨,进口依赖度高达64%,在诸如中国、俄罗斯等国家铝材和原铝低成本的冲击之下,美国原铝及初加工铝制品先发优势已风光不再,并使其面临着一定的原料供应风险。


  中国对美铝产品出口量较小,关税提高预计对中国铝材产业冲击有限。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数据,2016年美国共进口铝产品593.8万吨,其中加拿大为美国第一大铝产品供应国,俄罗斯、阿联酋居二、三位,中国居第四位,共54万吨,其中铝板带材约35万吨,铝箔约10.7万吨,预计分别占中国国内产量的2.49%和2.39%。54万吨的出口总量与中国将近6000万吨的铝材年产量相比,占比不到1%,因此即使高额关税造成该部分无法流入美国,对国内铝材供需影响也较为有限。


  美国关税政策调整对全球铝产业的中长期影响取决于美国自身铝产业的发展,但其自身资源禀赋的相对弱势及豁免政策弱化了美国的供应冲击。谨慎情形下考虑关税政策推演至全球所有国家,美国进口铝产品数量减少,短期内可能导致美国本土铝供应紧缺和美国以外市场的供应过剩,但由于美国原铝产能和铝板带箔现阶段产能弹性不足以弥补缺口,本土铝产品价格或走高,美国本土与国外铝产品的价差得以扩大,一旦价差突破10%的关税壁垒,铝产品仍会出口至美国从而削弱关税对全球其他国家带来的供应冲击。中长期来看,若美国原铝产业能在高关税的培育下恢复往日辉煌,将对全球形成供应冲击,但我们认为可能性较低。一是禀赋条件的相对弱势从根本上制约了美国原铝产业的发展;二是豁免情形的存在也弱化了贸易保护的力度,总体而言此次铝产品进口关税政策对全球铝产业格局影响较为有限。


  风险提示:美国铝材需求不及预期;美国原铝供应超预期。


  1. 美国提高铝进口关税论调由来已久,有一定的经济根源


  2018年1月22日,美国商务部发表声明称,商务部部长罗斯已于1月19日就铝产品进口是否损害美国国家安全正式向特朗普提交了“232条款”报告。3月8日,特朗普签署关税公告,决定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暂时豁免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时基于国家安全考虑,给其他国家留下了关税谈判空间。事实上,美国提高铝进口关税的论调早已有之,我们认为该项政策根源于其自身原铝及铝初加工产业的萎缩,而在特朗普强调产业、资本回流的政策和贸易主张下,又成为了其贸易政策最佳的发力点之一。


  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美国对铝产品进口的“232调查”接近尾声。美国“232调查”,指美国商务部根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授权,对特定产品进口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进行的立案调查。立案之后270天内需向总统提交报告,美国总统在90天内做出是否对相关产品进口采取最终措施的决定。2017年4月美国商务部宣布对进口铝产品是否威胁和损害美国国家安全启动调查行动,并已于18年1月向总统提交了正式报告,在报告中认为进口钢铁和铝产品严重损害了美国内产业,威胁到美国家安全,建议提高钢铁和铝产品的进口关税。


  据商务部公告,美东时间3月8日特朗普正式签署关税公告,决定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由于同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关系行性质特殊,还在进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美国将推迟对加拿大和墨西哥实行关税,看是否能达成NAFTA协议,同时基于国家安全考虑,给其他国家留下了关税谈判空间,需要对国际盟友显示出关税上的灵活性,同时美国将与中国谈判,在修订和撤销关税方面,美国保持开放性。特朗普此番关于关税的表态趋于软化,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市场对关税影响的担忧,但由于对加拿大、墨西哥的豁免存在条件和期限,后续需要持续观察。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美国提高铝进口关税的论调早已有之,经济端的根源在于其不断升高的铝产品进口依赖度。“提高铝进口关税”对美国政府来说已非一个新鲜议题,实际上早在2011年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就曾裁定,对中国进口铝产品征收大约33%的反倾销税,对中国制造商得到的补贴另外征收374%,后来美国商务部又陆陆续续对中国铝合金、铝箔发布加征进口关税的声明。不论从特朗普的表述还是“232调查”报告的内容来看,“国家安全”都是被反复提及的词。


  事实上,美国对铝产品的进口依赖度非常高。根据美国铝业协会数据显示,美国2016年铝产品表观需求量为930万吨,而进口铝产品约594万吨,对应为表观需求的64%,且这一比例近年来还在不断升高。由于铝广泛用于国防军工、航空航天等领域,在一些部件中为关键材料,高度的对外依赖度无形之中增加了所谓的“国家安全”风险。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极高的进口依赖度背后是其自身原铝及铝初加工产业的萎缩。铝广泛应用于建筑、交通、电子领域,且在交通等领域有广阔应用前景,次贷危机后美国铝需求出现了较快的增长,但与此同时其原铝产能却在不断萎缩。自21世纪以来,美国原铝产量一直处于下降通道,据WBMS数据显示,2017年全美铝产量已降至74万吨,仅为十年前的三成不到,在诸如中国、俄罗斯等国家原铝低成本的冲击之下,美国原铝行业先发优势不再,逐步萎缩也在情理之中,一些诸如美国铝业、世纪铝业等老牌铝企的铝冶炼产能开始逐步关停甚至永久性退出,需求端的旺盛只能靠进口予以弥补。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美国进口铝产品多以原铝及铝半成品等初级产品为主。美国原铝产能萎缩,逻辑上美国铝产品进口应以原铝及其他粗加工产品为主,这一推论在数据上可以得到印证。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数据显示,2015年美国共进口初级产品(Crude&Semicrude,包括铝锭、废铝、板带材及管棒材)508万吨,进口制成品(Manufactures,包括铝箔、铝粉及铝电缆)40万吨,意味着铝初级产品占全部铝产品进口量的93%。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232调查”报告聚焦于原铝及初加工品,倡议通过施加关税培育本土原铝产业的复苏。“232调查”报告以维护国防安全为由,认为必须对进口铝产品施加关税,以培育本土原铝产业复苏,否则美国将面临失去铝冶炼能力的风险(“in danger of losing the capability to smelt primary aluminum altogether”),失去各类重要材料的原料保障,进而影响到国防安全。沿此逻辑,本轮“232调查”的目的在于培育国内铝产业发展,以此降低国防等重要制造业部分的原料供应风险,更像是从总量角度而非是针对某一特定产品和特定国家的政策,因此分析中应侧重于总量的视角,同时考虑到美国原铝产业的现状。


  2. 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几何?


  中国虽为全球最大铝产品生产国,但并非美国最大铝产品供应商,从总量的角度而言铝产品进口关税的执行对中国供需面的冲击较为有限。若关税政策并非针对单一国家而是推演到全球,由于短期内美国本土原铝产能及铝板带箔产能远不能支撑当前需求,将会使得美国地区原铝供不应求将进一步加剧,这或抬升当地铝现货升水及铝材价格,反过来部分抵消10%进口关税的影响。中长期来看,若美国自身原铝产业能在高关税的培育下恢复往日辉煌,就将对全球形成供给冲击,但我们认为这一可能性并不大,一是美国自身的禀赋条件决定了其原铝和铝初级制品产业的相对劣势,从根本上限制了铝产业的发展。二是豁免情形的存在也弱化了贸易保护的力度,总体而言此次铝产品进口关税政策对全球铝产业格局影响较为有限。


  2.1. 短期内关税政策对中国的影响较为有限


  加拿大为美国铝产品最大供应国,中国仅居第四位。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数据,2016年美国共进口铝产品593.8万吨,其中加拿大为美国铝产品最大供应国,共出口美国276万吨铝产品,俄罗斯排名第二,共出口75.5万吨,阿联酋居第三位,共出口55.5万吨,中国仅居第四位,共出口约53万吨。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中国对美出口铝产品以铝板带材和铝箔为主。从产品结构来看,中国对美出口铝产品中原铝占比不到1%,加拿大、俄罗斯等国出口美国均以原铝居多,这或与中国铝产品出口关税的设定有关。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数据,2016年中国出口美国的铝板带材数量约为35万吨,占美国铝板带总进口量的38%,对美出口铝箔约16.7万吨占美国铝箔总进口量的16.7%。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美国铝板带箔产能利用率较高,中短期增长空间有限。根据“232调查”报告对USITC和CRU数据的引用,2016年美国轧制铝材(板、带、箔)的产量为439.3万吨,产能利用率已高达92.8%,且2012-2015年产能不升反降,说明如若不从中国进口板带箔生产,中短期内自身的增长空间也极为有限。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若美国针对中国提高进口关税,对中国影响有限。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2016年铝材产量为5796万吨,出口铝材407万吨,对美出口占中国整体出口量的13%,占整体产量的0.9%。若特朗普政府提高铝进口关税,则这50余万吨出口量可能转向其他国家出口,或国内市场消化,短期内美国自身原铝产能及板带箔产能补充有限,或需要向其他国家进口予以补充。无论哪种途径,从量级来看,其对国内乃至全球的供需冲击都较为有限。


  豁免加拿大和墨西哥进一步弱化了关税政策对全球铝产业的冲击。据美国国际商务委员会数据显示,2016年加拿大对美出口铝产品约260万吨,墨西哥对美出口铝产品约5.29万吨,分别占美国全年铝进口量的46.47%和0.89%,合计占47.36%,几乎是美国铝进口的半壁江山。因此两个国家此番豁免也进一步弱化了对全球铝产业的冲击,同时其他国家也有望在后续中通过谈判得以豁免,总体影响已较之前的强硬表述有所趋弱。


  美国铝关税政策仍存扩展至全球所有国家的可能,或进一步加深美国地区铝产品的供不应求。即使存在豁免政策,也不排除其针对全球所有铝出口国执行关税政策。据Aluminum Association测算,美国2016年原铝表观消费量约为930万吨,其中进口铝产品为594万吨,进口依赖度高达64%。高关税政策或将直接影响到这594万吨的进口量,但关税政策是否会将这部分直接拒于国门之外,从而形成除美国以外其他国家的巨量供给压力,我们认为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核心原因在于,这一600万吨的进口体量对美国本土供需格局冲击较大,而从近期美国地区现货溢价可知美国地区铝产品尤其是原铝环节本就供给趋紧,且其自身原铝产能不足,库存处于持续消耗状态,已至历史低位,进口趋紧短期内有望进一步加剧美国本土铝产品的供需矛盾,原铝升水或走高,铝材产品价格也因之水涨船高,或使得在10%的关税壁垒下出口商仍有利可图,从而部分抵消关税带来的负向冲击。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2.2. 中长期需看美国自身电解铝产业发展,预计增量有限


  美国自上世纪90年代产量达到高峰之后,产能产量均出现趋势性下滑,相比中国、俄罗斯煤炭、水电带来的电力低成本冲击,美国原铝产业几乎没有任何优势。若进口关税提高或有助于提升本土原铝企业在国内市场的竞争力,但由于现阶段增量弹性有限,以及美国自身的资源禀赋和比较优势从根本上决定了原铝产业的难以大肆扩张,因而从中长期看美国铝产业自身的增量亦较为有限。


  美国原铝产能存一定的向上弹性,但总量有限。2015年-2016年上半年由于铝价出现大幅下跌,美国一些原铝生产商出现大面积减产,根据USGS数据,截至2017年10月美国原铝产能利用率仅为43.2%,总产能为181.8万吨。但随着铝价逐步企稳,一些电解铝厂开始着手复产,2017年7月美国铝业表示,将部分重启印第安纳州Warrick冶炼厂运营,重启计划预计将于2018年第二季度完成,启动后年产量将达16.14万吨。但总量上看,美国目前闲置产能也就100万吨左右,按照85%的产能利用率看,全复产后的产量增量也就85万吨,增量规模并不大。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美国并无明显的电解铝产业优势。电解铝的成本由氧化铝、电力、预焙阳极和制造费用构成,其中氧化铝和电力成本几乎占了整个生产成本的80%,电解铝为标准化产品,产业竞争力集中于成本端,从长远看具有铝土矿和低发电能力的区域具备电解铝产业优势。中国因为有丰富的煤炭资源,俄罗斯因为有丰沛的水电,从而有较强的电力成本优势,但美国不论在资源环节还是在发电环节均无明显优势,中国和俄罗斯后来者居上也在情理之中。事实上,自2008年开始美国一些电解铝厂开始永久性关停,成本劣势较为明显。资源禀赋、比较优势带来的全球化分工符合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即使在关税的庇佑下,从自身的技术条件和资源禀赋来看美国的原铝产业想再回归往日辉煌可能性并不大。

深度分析:特朗普签署铝进口关税协议,影响温和

(责任编辑:静静)
上一篇:

5G通讯+汽车轻量化升级 精密铝结构件市场爆发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