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世铝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世铝网  >  铝业资讯  >  铝企风采  >  正文

打造“绿色低碳﹒中国水电铝加工一体化” 让全知道中国水电铝做得很好——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云南冶金集团董事长田永专访

2016-07-06 14:48:29 来源: 中国铝业协会

  世铝网讯 “中国有水电铝?”今年南博会期间,云南冶金集团董事长田永在一次对外交流中,外国同行向他提出这样的疑问。在他们的印象中,中国只有火电铝,怎么会有水电铝呢?这个问题深深震动了田永。“没有影响力,别人不知道。”他对记者说。

  据了解,中国近3000多万吨的铝电解产能中,只有不到10%是水电铝,其中云南的水电铝规模还不到5%,体量很小。而作为云南冶金集团旗下的云铝公司,在打造中国水电铝这条路上已经默默耕耘了40多年,成为行业内绿色发展的标杆企业。

  2016年,正是云南冶金集团下属云铝公司获得“国家环境友好企业”称号十周年。十年前,时任云铝公司总经理田永在人民大会堂,接受了国家环保总局授予的“国家环境友好企业”奖牌。这是国内企业环保领域的高荣誉,云铝公司也因此成为中国有色金属行业、中国西部地区工业企业中一家获此殊荣的企业。

  打造“绿色低碳·中国水电铝加工一体化”,田永适时提出这个定位。在他看来,一个企业的问题影响一个行业,一个行业的问题影响一个国家。“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产业的问题,而是国家形象的问题。下一步我们要加大中国水电铝概念的宣传,让全知道中国有水电铝,而且做得很好。”

  抓机遇谋绿色发展

  我国是全球大的电解铝生产和消费国,但是国内电解铝产能却处于严重过剩状态。据相关统计,2015年,电解铝累计产量3141万吨,比上年减产达500万吨,占全部产能的12%以上,产能利用率约为75.4%;2015年,全年主要铝加工企业平均开工率降至77.4%,低于2014年7.6个百分点。

  “去产能”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三去一降一补”五大歼灭战的任务。田永认为,从中央来说,希望这些实体企业能够通过“三去一降一补”走出困境,增强自身的竞争力。而当前价格上涨以后,对“三去一降一补”带来干扰。对于云南冶金来讲,他认为要冷静的看待这个问题。他提出要有两手准备,一手抓现场成本,另外一手抓好市场机遇。“一方面我们希望价格上来,但是价格上来以后,则容易出问题。”这里的关键,他认为,核心是要促使行业补齐短板。

  电解铝产业虽为产能过剩行业,却并非处处过剩。作为基础原材料行业,在低附加值产能严重过剩的同时,还有很多优势和擅长没有得到充分发挥,短板项目有待进一步开发和培育。

  如果说去产能是破行业困局,那么绿色发展就是在补行业短板。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下,绿色发展成为当前发展面临困境在理念上的重要突破。

  绿色发展将化解产能、降本增效、结构调整与绿色转型形成有机整体,这也为铝产业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全新的思路和要求。

  随着绿色发展国家理念的提出,云南被定位为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以及中美气候联合声明等一系列政策的推出、环境的变化都为云南冶金“绿色低碳”之路提供了新的机遇,也坚定了他们打造更加环保、符合发展趋势的中国水电铝的信心。

  对于企业来说,田永要求云铝公司所有的产品都要打上“绿色低碳,中国水电铝”的标签。同时,他也在云铝公司所有使用的名片上面,印上国家环境友好企业标识。“就是要让全社会,让全知道中国有水电铝,云冶是国家环境友好企业,要为行业争光,为国家争光。”他说。

  以责任担当强调行业自律

  对于当前行业中的一些乱象和环境污染,田永深恶痛绝。他表示,作为一个企业,要对国家和产业承担责任和义务。作为国有企业,除了承担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成本以外,还额外承担了社会就业成本和社会环保成本两个特殊的成本。因此,他提倡要营造一个公平的市场环境。

  “作为行业的老兵,我呼吁行业要强调自律,这个自律就是要承担社会责任,不要把企业的环保成本,转嫁给社会,让国家蒙羞、让社会买单,民众受罪。”他说。

  他认为,如果过去对环境的污染是技术和资金造成的,那么今天对环境的破坏和影响缺乏的是责任和良心。所以现在加大力度打造“绿色低碳·中国水电铝”,要让全知道中国是负责任的国家,中国的企业也是负责任的企业。“尽管现在我们声音很微弱,势单力薄,但是我们没有放弃,呼吁我们行业要强调自律,要承担起国家责任,不能让行业背黑锅。”

  作为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田永认为,有色协会是一个负责任的协会,是一个有作为的协会,他希望协会能够在行业发展上起到更多的指导和引导作用。“我1982年大学毕业从事铝行业到现在,越来越迷茫,在迷茫中我看到了希望,就是要按照中央提出的发展五大理念,坚持绿色低碳,让全重新看中国。”

  田永表示,他并不反对采取哪种方式生产铝,无论是煤电铝,还是水电铝,从行业上来说,要在源头上进行环保治理,在源头要进行控制。既然用了这个能源,就要对这个能源是否环保承担责任。“一个企业做到程度的时候,要对国家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子孙负责。”

  对于节能环保,他认为,从现在社会和技术出发,节能已经是很低端的要求。在他看来,节能是企业行为,也是成本行为,能耗高成本就高,企业自然而然的就降低能耗。他表示,节能是市场行为,是成本概念,现在更需要重视的是环保,而非本末倒置。

  后,他再次呼吁,让中国的有色行业,尤其是以铝为代表企业走绿色低碳发展之路,同时云南冶金也要高举起“绿色低碳·中国水电铝”的旗帜。“我们今天是星星之火,但是我们要让它燎原,要让其他企业一起把绿色、环保、水电铝产业继续进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