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世铝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世铝网  >  铝业资讯  >  铝行业  >  正文

中铝巨亏82亿背后隐藏千亿民企 老总够中国首富

2013-10-10 08:40:01 来源: 金融界

  根据中国铝业公布的1季度报告,1季度中国铝业再亏损9.75亿元,每股亏损0.07元。这样的业绩表现并不出人意料,因为在之前公布的中国铝业2012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营业收入为1495亿元,同比增长2.47%,但亏损却高达82.34亿元。

  市场供大于求导致铝价低迷,以及成本不断攀升是导致中铝巨亏的主因。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贾明星说,目前电解铝的价格已经降到亏损线以下。

  数据显示,在过去10年里,铝产量年均增长铝达到了近20%,到2011年,国内原铝产能已相当于2001年的6倍。

  中铝的期在7年前。当时的中铝控制着全国90%以上的氧化铝生产供应,包括山西铝厂、河南铝厂、山东铝厂、广西平果铝厂等国内七大铝厂都成为中国铝业的下属公司。整个氧化铝行业进入了由中铝控制的暴利行业阶段。经过2003年、2004年连续10次价格上调,2005年、2006年价格高曾超过每吨6000元。中铝公司借此实现了大量的盈利。

  但是氧化铝价格的高企,引发了诸多民营企业的觊觎,并争先恐后进入到这一行业,其中实力强的两家企业分别是信发和魏桥。

  特别是在规模化方面,民营资本以咄咄逼人之势后来居上。中铝旗下的山西铝厂经过20多年的发展方形成220万吨取得全国大氧化铝厂的地位,但却在一瞬间就被新生的民营企业的一个项目远远抛到后面。

  随着大量产能逐渐释放出来,铝产品价格急速下跌。2006年下半年,氧化铝价格战打响,2007年初,中铝的报价已跌到2400元/吨。

  至2008年,非“中铝系”以更具竞争力的成本优势,逐步成为市场的主流。而曾经的巨无霸中铝也就此进入不断亏损的境地。

  隐藏的千亿民企

  在调查中国铝业巨亏之时,一家隐藏的民企大鳄也渐渐浮出了水面。

  在机构发布的中国企业列强名单中,都难以找到山东信发铝电集团的名字。

  这不奇怪,对于这样一家异常低调,但却实力格外强大的企业,发生任何的事情都很正常。比如,直到今天,人们仍看不到信发铝电的官网。虽然它已经是国内的民营企业,有着庞大的企业资产,其董事长张学信的个人财富更是已经达到一个天文数字了——一直有传言,其实际控制的资产规模以千亿记,可能已足够达到中国首富的水平。

  出山东茌平县汽车站往西北方向不足两公里,坐落着山东乃至全国大的铝电工业园之一——信发工业园。在这里,到处是高耸的烟囱和成片的厂房,信发铝电集团以及子公司信发华信铝业、信发希望铝业、信发华宇氧化铝、信源铝业等都在此布局,氧化铝、电解铝产能分别为300万吨和80万吨,并有热电厂等配套企业。而这仅仅是信发庞大资产的一小部分。

  仅在山西省,集团已经投产,以及在建的项目就有4个。加上已建、在建的广西、新疆项目,以及规划建设的甘肃等地项目,集团未来在铝业方面的布局达到了一个令人瞠目的地步。其效益和产能都将一直以来的铝业老大中国铝业。

  事实上,这样一个规模庞大的集团,一段时间一直吸引了众多政府团队前来考察。2012年初到7月底,甘肃、青海等省相关先后来到信发。外省各地考察团络绎不绝,大多是洽谈相关合作的,希望信发前往投资。

  信发铝电集团于2007年在广西投资建厂,迈出了其向西部扩张的步。该项目已于2008年建成投产,一期工程生产电解铝32万吨、氧化铝240万吨。

  随后,信发集团又于2010年接手了山西交口肥美铝业项目,氧化铝产能由80万吨改造为120万吨,公司还将建设二期120万吨项目;在阳泉,信发铝电集团投资建设320万吨/年氧化铝生产线,110万吨/年电解铝生产线,预计总投资超过400亿元;在孝义市,信发铝电集团与当地政府签署了总投资达800亿元的铝电综合循环项目,氧化铝产能为360万吨、铝水深加工产能100万吨,并配套热电、化工项目等,投资规模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该市工业、企业总投资额的两倍;在兴县,信发铝电集团相关项目也在运作之中。

  在甘肃,信发的一个重要项目是位于甘肃省武威市的110万吨电解铝及深加工项目,投资规模达到200亿元。至此,信发铝电集团的触角已经延伸至广西、新疆、山西、甘肃等众多西部省区。

  除在山西频频出手之外,新疆项目也是信发铝电集团的一枚重要棋子。目前,该项目已经形成了80万吨原铝生产能力和140万千瓦自备电装机容量。

  当1998 年,荏平县把所有地方国营企业全部改制成为民营企业后,张学信的信发铝业就很快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蜚声国际。

  张学信很自豪,如今谁再想在铝业中发展成信发这样,几乎是不可能了。张学信刚从事这一行业时,利润高达300%,这成就了张学信的桶金。

  产业链塑造的生产成本

  为什么信发具有着如此强的竞争力?在行业巨头中铝已经巨亏的情况下,却依旧保持快速扩张的势头?这主要与其超低的生产成本有关。而这种超低的生产成本来自于信发的配合严密的产业链,以及巨大的经济规模,快速的反应速度。

  信发集团工业园内的一幅循环经济示意图,勾勒出了信发的铝产业帝国之所以拥有巨大成本优势的原因。位于中央核心处显着标明的是氧化铝厂、电厂、电解铝厂,周边分布着矿石厂、碱厂、钾肥厂、电石厂、聚氯乙烯(PVC)厂等等,之间用箭头标注业务流程。

  “信发是有色跨化工的循环产业链运行模式,这在国内是的。”有人士介绍,信发的产业链先依靠煤资源建立巨型电厂,接着上电解铝,然后上氧化铝,而氧化铝需要碱,碱需要盐,信发就又上了碱厂和盐矿。碱出来的氯气造了PVC,钾肥成为一种重要的副产品,而另一项副产品电石渣又用作造砖了。

  信发产业链也往下游延伸。公司所产电解铝基本都做深加工,主打品牌电工圆铝杆全国份额大,并还生产汽车轮毂、合金锭合金棒、铝型材等。同时公司正着力打造化工工业园,对在当地投资建深加工项目的企业,PVC每吨优惠200元。

  因为具有这样的优势,信发集团董事长张学信一直宣称要做“”:在三年之内,要做两个,“是氧化铝,国外企业竞争不过我;第二是电解铝,国外企业卖多少钱我卖多少钱,我敢竞争,因为成本低,别人不赚钱我赚钱”。

  除了产业链的打造之外,信发的另一个成功之处是规模经济。在新疆建分厂时,他看到当地一家新疆企业正在上马一个铝电项目,让他着急的是,国际上该项目设备都已经是40万吨产能的了,而这家企业新上马的项目却只有1.5 万吨、2.5 万吨。

  “这个思路就不行,上来就是要亏损的”。为了保持规模的,在张学信的企业里,每年都炸掉一些没有竞争力的设备,“现在15万吨的设备都炸掉不要了,我们都在上60 万吨、100 万吨的”。

  “上马的产业是化产业,不能低端,设备也是、产能也是大,是化。”张学信说,“我是做国际企业,不是只做中国企业”。

  “国家压缩的企业都是设备老、耗能高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中国原来建的企业都是成本高耗能高,现在上的都是新设备、新技术,耗能低,在国际上有非常大的竞争力。只有压小的才能在国际上有话语权,‘这边下那边上’我认为符合规律。”

  快速反应

  2009年8月,新疆信发在乌鲁木齐市正北百余公里的五家渠市破土动工。张学信看中的,是当地廉价的煤、电、水和土地资源。事实上,与张有着同样想法的企业,在张之前已将新疆天山北麓的准东、吐哈、伊犁、库拜四大煤炭集聚区瓜分得所剩无几。

  新疆的大优势在于丰富的煤炭资源,方便的开采方式,以及由此带来的低廉煤价。如今在新疆每吨电煤价格仅“38元钱,自发电每度电9分钱,就算加上3分钱通道占容费,成本也才一角两分”。而在其他地方,目前全国平均电价0.5元/千瓦时,电解铝平均每吨用电约1.4万千瓦时,电力成本已经占到总成本40%以上。

  低煤价加自备电厂,新疆电解铝每吨成本相比内地低5000-7000元,这使得电解铝西进成为风潮。

  信发向来在业界以速度着称,这显然迎合了新疆的大诉求之一。目前,新疆信发已投产电解铝120万吨/年。在张学信的带领下,信发铝业在新疆的产能于所有其他的铝业巨头,已经被开发出来。事实上,在2011年的时候,新疆信发电解铝项目的一根根铝锭就已源源不断地输送出来。

  相比之下,同样是电解铝、煤化工的在疆央企,却因为强调审批和整体节奏而导致动作相对缓慢。“中铝、中电投在疆也有电解铝项目,但论证多年,却依然没有实质性动静。”

  作为新疆的电解铝、煤化工产业,央企正式投产的项目甚是寥寥。入驻新疆多年的中国铝业,在吐鲁番市鄯县投资的煤电铝项目暂时也尚未投产。

  出于对国有资本的管控,央企受制于手续和程序的束缚,对于投资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资金则更为谨慎。这也被很多行内人士看成是,央企进疆以来行动缓慢的根源。

  收购矿产

  除了在国内市场上的布局之外,为获得稳定廉价的铝土矿资源,信发在国际上,对铝土矿资源展开了大规模的收购。

  2006年,张学信的目光投向斐济。那时,俄罗斯铝业已经与斐济就铝土矿进行着谈判。张学信去了,信发铝业虽然在中国不出名,但是在国际铝业界非常有名。斐济听说是信发来了就很高兴,他们认为,张学信办事讲信誉,信发又是个民营企业,不存在政治企图,因此非常愿意与信发谈判。

  之后很短时间内就与信发达成合作,结果整个斐济半岛所有的铝土矿全被信发买下。

  而对于澳大利亚力拓公司铝土矿的收购更让张学信得意:“我们是‘鸡蛋换盐,两不找钱’。一年我给力拓40 万吨的铝粉,他给我300 万吨铝土矿,一换10年。”

  因此,张学信自豪的宣称,“现在咱们中国人谁也没有我在国外铝土矿占有得多。”

  据称,信发集团目前在印度尼西亚、斐济、澳大利亚等国家投资的铝土矿区面积近6000平方公里。其在斐济资源开发项目于2011年5月初取得开矿证,并于年底顺利开产铝土矿;印度尼西亚铝土矿项目2010年开采矿石100万吨,回运80万吨,二期项目已顺利开工。

  虽然铝行业产能过剩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近期国家又出台了取消电价优惠等政策抑制产能,对此,张学信更相信市场选择,他宣称,“我的产品没有积压,没有库存,有多少卖多少,价格也没有下降”。因此,张学信丝毫没有放缓扩张的脚步。

  事实上,也有有色金属行业专家对“产能过剩”之说提出过异议,认为铝粉不过剩,电解铝也不过剩。他们指出,国内钢材确实过剩,光库存就增加几千万吨卖出不去;相比之下,“电解铝目前每年连废铝加好铝纯进口了418万吨,那就是说还有缺口”。

  中国是铝消费大国,早在2004 年,分析师萨尔特曾指出。全球铝产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中国消费量若再增长25%,而产量仅增长50万吨,则铝价升势将持续更长时间。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现在的铝行业。

  尽管铝产品暂时价格低落,行业面临很大困难,但据全球铝材生产巨头美国诺贝丽斯公司测算,全球铝材市场需求将从2011年的1920万吨增长至2016年的2560万吨,而其中三分之一左右的增量来自中国,中国铝材需求增速将高于全球其他市场。

  环保隐忧

  但是,高歌猛进的信发集团也并非没有隐忧。其中,在环保方面的争议就是一个信发始终难以摆脱的痛。

  2012年7月13日,广西百色市信发项目地,靖西县上千村民组织游行,欲进入靖西县,一些人员堵塞国道和县城交通,并向前来化解纠纷的干部和维护秩序的民警投掷石块,一名干部被砸中受伤。

  据称,村民与信发铝业的矛盾由来已久,主要矛盾就集中在污染方面。此前,广西信发铝业对因地质灾害造成破坏的靖西县新甲乡庞凌村凌晚屯矿区运输通道进行改道施工,与群众发生矛盾冲突。当晚,一些人到铝厂大门和枯庞抽水房及信发铝厂铝业公司门前聚集,砸坏了部分设备。

  2007年5月,广西信发电解铝、氧化铝、热电厂同时开工建设,一年之后氧化铝一期工程正常投运,创下氧化铝史发展的速度奇迹,但也与当地居民积下矛盾,由是促成2010年双方的对峙。

  而在山西诸项目中,信发也都遭遇到环保方面的阻力和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