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世铝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世铝网  >  铝业资讯  >  铝企风采  >  正文

节能减排:南海铝企开启低碳之门

2010-06-30 09:59:01 来源: 珠江时报

  在昨日举行的铝型材及相关行业整治工作现场会上,南海区环保局通报称,铝型材在SO2和COD方面的减排方面基本完成了去年7月启动铝型材提升整治时提出的目标。

  陶瓷、纺织印染和有色金属是南海节能减排治污所向的三大产业。曾有决策者坦言将有色金属的整治对于南海节能减排治污全局的战略意义,无异于60年前的百万雄师渡长江之于全国解放,将其放在后,皆因难度大,治理也为慎重。

  然而,狮山却有一家铝型材企业,不仅主动参与到节能减排的提升改造中,还通过技术创新变“负担”为“收益”,开启了企业持续发展的“低碳之门”。

  ■战略思路

  节能减排情结20年

  2005年,银一百新厂选址狮山时,一百集团董事长邝耀鸿提出了一个战略思路:要建设节能减排型工厂。

  这比政府铁腕推进该项政策早2年,比南海启动铝型材行业提升早4年。事实上,这个在当时看来非常前瞻的思路,还可以再往前追溯20年。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正在经营一家铜线生产企业的邝耀鸿开始尝试经营铝型材。其时,南海已经拥有了200多家铝型材企业,成为全国铝型材的市场中心。作为“后来者”,邝耀鸿并没有从“低”做起,而是出人意表地定位在行业的。以包装为例,当时业内多使用纸质包装材料,每吨铝型材约需120公斤包装纸,而银一百却从国外进口包装膜,每吨产品仅需材料7公斤,不仅大大降低了物流的成本,还有效地减少了包装垃圾。

  1997年,当时的南海市政府颁发了两个“节能减排”奖,其中一个获奖者便是银一百。可以说,在“出世”之初,银一百便携带着低碳的基因。而在此后其前进的每一个脚印中,也不难看出这一点。

  ■新熔铸车间

  预计10月份改用天然气

  “目前南海节能减排主要考量指标有两个:SO2和COD。”据南海区环保局副局长杜剑波表介绍,COD的涉及面较广,除了企业废水排放还有生活污水;而SO2减排的主战场则在企业,企业的减排力度对于整个区域减排起着决定性因素。

  而记者了解到,根据节能减排要求,银一百将SO2放量控制在11.4吨/每年,而COD的排放量少于41.25吨/年,截至目前银一百已经实现了这一目标。

  “在银一百,每一道工序都可以实现节能减排!”据生产部副经理戴毅忠介绍,铝型材生产中常规的工艺有三道:熔铸、挤压和表面处理。在熔铸工序中,需要在铝锭中加入合金元素后,经熔炼铸造制成铝棒。传统的铝业一般是使用煤或重油进行熔炼,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硫和烟尘。

  目前,银一百主要通过配套的除尘装置,基本实现了没有烟尘外排。此外,丁文革还透露,目前银一百的新熔铸车间正在顺利建设中,预计可在10月份投入使用。届时,新车间将采用清洁的天然气作为熔炼燃料,从源头上解决污染物排放的问题。

  由于熔炼而成的铝棒经过挤压后形成的胚是“裸体”的,可以与空气中的氧气自动发生反应,因此要经过一道表面处理的工序,对其进行防腐和美观。表面处理主要分为氧化和喷涂两个步骤,这都是很易产生污染的工艺。

  其中,氧化工艺中,传统上都是采用铬化技术,这就导致产生的废水中含有量的铬。目前,银一百正在试水无铬氧化,只要对废水进行酸碱中和即可达到国家规定的工业废水排放标准。而在喷涂环节中,银一百采用在封闭空间内进行粉末喷涂,所有未附着在产品上的粉末均可回收,避免了粉尘排放造成的污染。

  ■计划

  建体验馆推广节能铝材

  我国正处在城镇化高速发展期,建筑能耗占社会能耗的比重快速增长,约每年增加一个百分点。目前我国的建筑能耗已经占全社会总能耗的约28%。

  总经理丁文革认为,大力推广绿色建筑才能必将促进全国节能减排的发展。他举例说,如果开发商在建造楼盘时使用隔窗,每个平方的成本大约会增加60元左右,而这个门窗在未来20年给业主带来的效益将远远大于这60元。

  而目前,基于对市场需求的考虑,银一百只是在车间中开辟了一个区域用于生产隔窗,但丁文革表示,未来必将扩大该生产车间的面积,加大节能产品的供应量。而为了推动节能产品的运用,银一百还计划建造节能体验馆,让消费者在现场就能够看到能耗的数字,更直观地了解到在节能房间内开空调半个小时可以节省的用电量。

  ■经济账

  看似“负担”实为收益

  到银一百,一走进工厂,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很大的花坛和道路两旁郁郁葱葱的绿树。乘坐着节能型的电瓶车,记者先后参观了该企业三个不同生产环节的车间,干净整洁的生产车间和井井有条的管理,一改此前铝型材企业给记者留下的“脏、乱”记忆。此外,记者还留意到一个细节:即使是在车间门口所植树木的树叶上,也看不到灰尘厚积。

  据了解,这花园般的工厂和车间内整洁的设备,都是银一百花了“大价钱”打造的。以新建的熔铸车间为例,仅车间的土建和新熔炉的建设便需投入1000万元,而购置国际设备的成本也在1000万元左右。

  然而,银一百却并不认为“吃亏”。戴毅忠为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在熔炼过程中为确保产品组织的精密化,要对铝棒进行均质化处理,而银一百通过节能改良后减少了均质环节,不仅提高了产品的度,而且降低了库存促使企业的现金流更加畅通,改良前的工艺需花100多元,而改良后的工艺仅需20多元。以6500吨的产量计,这一项节能工艺每个月便为银一百节约了130万元。此外,在进行无铬氧化之前,表面处理产生的废水请具有环保资质的企业进行处理才能排放,一吨废水的处理成本约在100元左右。而无铬氧化后,只要对废水进行酸碱中和即可达到国家规定的工业废水排放标准。

  对于节能减排,作为一百集团的创始人和掌舵人,邝耀鸿显然有更深的认识:“节能减排是企业的社会责任,银一百会尽自己大的努力来承担这个责任。只有能与环境协调发展的企业才有可能做到一!”